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lint10000 的博客

 
 
 

日志

 
 

星际之门第6季剧情介绍  

2008-11-23 05:48: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01 Redemption, Part 1

  Jonas Quinn 接替了 Daniel(已经升天) 在 SG-1 的工作,O'Neill 不是很信任他,毕竟和 Daniel 合作了那么久。Bra'tac 带来 Teal'c 的妻子 Drey'auc 即将去世的消息,他的儿子 Rya'c 表示不能原谅他(为了反抗事业忽略了家庭)。

  此时星门接收到一个不明的外界拨入,没有任何东西过来,但 38 分钟后星门却没有关闭。Carter 随后发现有一个极小的能量在持续通过星门,这股能量在星门中聚集,超过最大容量之后将会引发毁灭地球的爆炸(Dr. Mckay 露了一小脸,废话果然不少,呵呵)。无奈之下,O'Neill 和 Carter 决定驾驶 X-302 原型机(完全人类技术制造的第一个有星际旅行能力的飞行器,建好后的第一次试飞)去寻求 Asgard 的帮助,然而飞船无法进入超空间(超空间隧道不稳定)。
  Anubis 的全息影像(从 Thor 意识中偷到的技术)出现在 SGC,威胁地球的末日即将来临;与此同时 Teal'c 和 Bra'tac 正在逐个拨通 Anubis 领地的星门,以查出攻击武器所在的具体位置(拨不通的那个应该就是了)。
6.02 Redemption, Part 2
  星门距离爆炸只有 54 个小时,Dr. Mckay 建议通过星门发送 EMP 摧毁对方的武器,Carter 认为那只会加速星门能量的聚集速度(根据你的表现,我讨厌你,而且越来越轻视你。呵呵,Carter 似乎对 Mckay 很不客气。Mckay 则得意洋洋说希望你不要被我的魅力所迷惑),Hammond 将军希望她能在准备 EMP 的四个小时内找出别的办法。果然 EMP 攻击无效,反倒击伤 Carter(Mckay 一脸无辜:她醒来后一定会很不高兴)。经 Jonas 的提醒(小伙子还是比较冷静),Carter 想到了一个办法,把星门吊出 SGC 扔到太空。于是星门被绑在 X-302 的底部,由一架 747 把它们送到高空,再由 O'Neill 发动 X-302 把星门扔进超空间后爆炸,O'Neill 跳伞逃脱(本来说是扔进太空,不过太重了飞不动,幸好还有超空间,丢进去即使1秒钟离地球也有数百万英里)。
  与此同时,Bra'tac 和 Teal'c 已经找到了攻击武器所在的星球,正在驾驶飞船前往,并发现了 Anubis 正使用一个古人的大炮装置(Anubis 的古人东东真不少)在持续轰击星门。两人不幸被俘,此时 Rya'c 偷了一架滑翔机飞来救了他们并摧毁了古人武器(武器周围有防护罩,顶上没有,因为攻击要持续3天,Anubis 的防卫明显不足)。
  不过 SGC 现在空荡荡了,Hammond 只得要求俄国提供另一个星门,作为交换,俄国人希望在 SG-1 安排一个俄国成员。但是 O'Neill 表示,他们可以自己组成一个小队,因为 SG-1 已经决定接纳 Jonas 了(他在拯救地球的过程中表现不错)。
6.03 Descent
  在地球轨道上发现一艘 Goa'uld 母舰,但是一动不动,Jacob/Selmak、Carter、O'Neill 等人乘坐货船前往调查,发现飞船启动了自毁程序,但是倒计时被中断了。Carter 猜测这艘飞船就是 Anubis 审问 Thor 的那艘,Anubis 把他大脑里的知识下载到了计算机。Thor 在连接电脑时,编了一个病毒破坏了主机系统,并锁住了控制室,Anubis 只好丢下这艘无法控制的飞船并启动了自毁程序,Thor 的病毒停止了自毁倒计时并把它开到地球轨道。
  随行的 Dr. Friesen 希望想去研究飞船的护盾发生器(研究技术),结果发现那里藏着三个 Jaffa,因为这些 Jaffa 处于 Kelnoreem 状态,生命探测器没有发现他们。这三个 Jaffa 杀了 Friesen 并袭击了 Jacob,然后设置飞船撞向地球,并通过传送环传到了 Teal'c 所在的货船后被制服,但是混战中传送环控制器被打坏了。O'Neill 等人即将坠入北太平洋。
  Teal'c 和 Jonas 立即返回 SGC,Hammond 派遣了一艘 DSRV(深海救援装置)赶往北太平洋。此时掉入大海的母舰护盾正在消失,飞船进水。O'Neill 和 Carter 被困在水里,Jacbo 无法控制飞船。紧要关头,防护门突然打开,两人获救。此时 Teal'c 和 Jonas 找到了他们。Carter 相信是 Thor 留在电脑里的病毒打开门救了他们,如果把 Thor 的意识下载出来,Asgard 就可以把它重新输入一个克隆体。但是一旦 Thor 的意识被分离出来,母舰的自毁程序就会继续。最终 O'Neill 决定,留下一艘不能飞的飞船,不如送 Asgard 一个人情。
  飞船进水严重,众人无法回到 DSRV,只得冒险使用滑翔机逃离飞船(这东西在水下也能飞)。Jonas 再次证明了他的价值,因他曾熟读飞船的结构图,成功恢复了机库的力场控制。
6.04 Frozen
  四年前发现了南极洲地下的星门后,探险队又发现了两具超过2000年的冰冻的 Jaffa。Carter 比较了南极洲的 DHD 后发现,那里的星门可能使整个网络中最古老的一个,介于500到700万年之间(DHD 用了几次就没能源了)。
  正说话间,队员报告说发现了一个冰冻着的 30岁左右的女人 Ayiana(队员起的名字,意思是永恒的花),冰层的氧气探测显示她是几百万年前的人类(达尔文完蛋了,O'Neill语)。这跟 Carter 关于南极洲星门历史的研究相吻合,意味着她是一个古人(Ancients)。更不可思议的是,冰层融化之后,她居然自己苏醒了。在融化过程中被手术刀割伤的伤口也自动愈合,连伤疤都不见了。在初步接触中,她展示了超强的学习和适应能力,并且似乎对星门的图形表现出下意识的抗拒。
  灾难悄悄降临,一种未知的病毒在基地传播,队员相继倒下了。病毒相信是来自于 Ayiana,基地立即执行紧急隔离。O'Neill 和 Teal'c 从暴风雪中救回被冻僵的队员,Ayiana 按住他的头,片刻间就救活了他,接着依次治愈了其他的队员。然而治愈能力可能消耗了她太多的精力,在治疗 O'Neill 时她倒下了。Ayiana 和 O'Neill 随后被送往 SGC,Ayiana 死在了那里,临死前她说“抱歉(为不能治愈 O'Neill)”。
  Tok'ra 的 Thoran 建议 O'Neill 接受一个急需宿主的共生体,共生体可以对他进行治疗。O'Neill 开始强烈反对,但当他知道 Tok'ra 不会在一个非自愿的宿主身上停留太久时便同意了。O'Neill 被送往 Tok'ra 基地。
6.05 Nightwalkers
  Carter 凌晨两点接到一个自称为 Richard Flemming 的人的电话,声称他有关于 Adrian Conrad 的重要情报。他刚说出“项目已经失控”,Carter 就听到了汽车撞毁的声音。
  Conrad 是斯坦福大学的生物学、遗传学教授,曾培育出抗病杂交玉米和棉花(Jonas 语),两年前受聘 Zetatron 工业的一间免疫研究公司。10 个月前,他给自己植入一条从 Maybourne 上校那里弄来的共生体,用于治疗自己的疾病。Conrad 被逮捕后,该公司迁往俄亥俄州的一个名叫 Steveston 的小镇。
  三人前往小镇调查,治安官告诉 Carter 免疫科技公司昨晚毁于一场大火,并相信 Dr. Flemming(在该公司就职)已经被谋杀。他们在 Flemming 的住处没有发现任何线索,现场已被清理(这家伙用的是 Windows)。正在此时他们收到了 Flemming 寄给自己的一个包裹,包裹里是一支针剂,Carter 相信这是科学家研究共生体后制出的“超级药剂”。
  深夜居民聚集在一起,一个人警告他们不要告诉 SG-1 任何事情。在吃早餐时,Jonas 指出居民的古怪之处:一个男人往咖啡里放了8块糖,一个女士半个小时都在看同一篇文章,女招待掉了两次托盘,厨房弄错了三次菜单……似乎整个小镇都处于半睡眠状态。晚上,Teal'c 和 Jonas 光顾小镇的酒馆,受到粗暴对待。然而第二天早晨,昨晚在酒吧和他们冲突的大胡子却说没见过他们。
  免疫公司的一名保安找到了他们,说 Flemming 曾经警告过他,不要在晚上靠近公司,他们只在晚上出来。Jonas 想起最近关门的造船厂附近有很多脚印和轮胎印记,三人前往调查,发现了一艘正在建造的外星飞船和一些磁盘。Carter 解密数据后发现,Flemming 和另外一名失踪的科学家克隆了 Conrad 的共生体后被共生体控制,然后镇上的居民都被植入了不成熟的共生体,它们控制力还很弱,只能在居民睡着的时候操纵他们去造飞船以逃离地球(所以居民看起来都累得半死,Flemming 为了避免睡着而注射毒品,并通知了 Carter)。Teal'c 感应不到 Goa'uld 是因为克隆的共生体没有 Naquadah。
  正在监视造船厂的 Teal'c 和 Jonas 被 NID 特工带走,告诉他们 NID 早已知道此事,他们想等飞船造好后再动手抢下来。同一时间内,居民抓走了 Carter 并给她植入了共生体(Carter 被抓之前给自己注射了那支针剂),特工立刻通知军事行动。然而为时已晚,另一群人已经围住了特工和 Teal'c 等人。原来他们最初的本意只是想逃离地球,但是发现 NID 的监视后,决定通过特工把共生体带往 NID 内部。
  军队包围了小镇,两名被植入共生体的特工准备乘直升飞机返回总部,但被 Carter 打晕。原来那支针剂是免疫疫苗,Carter 并没有被控制。Jonas 抱怨 Carter 给他的一耳光太狠。未完工的飞船被送往 51 区。
6.06 Abyss
  为了治疗 O'Neill 的病,他被迫接受了 Tok'ra 共生体 Kanan。在某次行动中,他被打伤后 Kanan 逃离了他的身体,O'Neill 被 Ba'al 所擒。Ba'al 希望能从他口里问出 Tok'ra 的秘密,因为 Tok'ra 和他的宿主是分享记忆的。为此他一次次地把 O'Neill 折磨致死,然后再用石棺把他复活——可怜的 O'Neill 的遭遇大概就是“生不如死”的最佳注解。
  O'Neill 被关在一个无重力的房间里(把 O'Neill 丢进去和提出来的过程很搞笑),他意外地遇到了升天后的 Daniel,但是“升天”的规则禁止 Daniel 干涉人类的事情。不过他可以在 Ba'al 弄死 O'Neill 的时候帮助他升天。O'Neill 请求 Daniel 杀了他,因为他担心无法忍受酷刑,供出 Kanan 的秘密:Kanan 爱上了他的女线人 Lo'taur,Ba'al 的奴隶。他冒险使用 O'Neill 的身体回到这里就是为带她一起走。
  此时 Carter 等人也弄明白了 Kanan 回去的原因,因为在 O'Neill 的信念中,绝对不会丢下自己人,Kanan 是受了他的影响(本来 Tok'ra 是很不在意别人的牺牲的)。Teal'c 把 Ba'al 的前哨站的地图送给 Yu,利用 Yu 的力量进攻前哨站(系统领主们彼此都不太友好)。O'Neill 趁乱逃了出来,并救了 Kanan 的爱人。Lo'taur 决定留在 Tok'ra 的阵营继续以 Kanan 的名义作战。
6.07 Shadow Play
  Jonas 的家乡 Kelowna 派遣司令官 Hale、Dreylock 大使和 Jonas 的老师 Dr. Kieran 来地球谈判,希望用 Naquadria 换取先进的军事武器。因为他们星球的其他两个国家 Tirania 和 Andari Federation 准备结盟,这意味着三足鼎立的冷战局面即将被打破。Hammond 将军不同意提供武器,表示可以提供医疗用品,然而 Kelowna 关心的只是强力武器,如果地球不愿意提供,他们声称将使用 Kieran 研制的 Naquadria 炸弹。
  另一方面,Valis 首相表示可以不追究 Jonas 私自把 Naquadria 提供给地球的叛国行为,但是希望他跟踪他的老师 Kieran 的行踪,因为最近他表现出许多古怪的行为。Kieran 告诉 Jonas,他参加了一个秘密的反抗组织,该组织计划一举推翻三个国家的政权,建立真正的和平。他正要带 O'Neill 等人会见反抗组织领袖时被 Kelowna 特工打伤,Jonas 说服议会送他回 SGC 治疗,同时警告说使用 Naquadria 炸弹可能引来 Goa'uld(他们善于窃取高科技和资源)。
  Kieran 说反抗军藏有一批 Naquadria,他们愿意以此来交换 SG-1 的协助。Carter 使用探测器找到了 Naquadria,却发现它们只是存在一个仓库里,并没有反抗军的踪影。原来 Kieran 长期遭受辐射得了精神分裂症,反抗军只是他的幻想。Kieran 在转院治疗前问 Jonas 反抗军是否已经成功阻止了使用 Naquadria 炸弹,尽管战争一触即发,Jonas 仍然安慰老师说,他拯救了世界。
6.08 The Other Guys
  SG-1 正在掩护 Felger(这家伙后来弄了个破坏 DHD 的复仇者病毒)、Coombs、Meyers 等一班科学家在 P5X-112 研究一个古人的传送环时,接到敌人进攻的消息。O'Neill 命令 Felger 等人稍候自行返回 SGC,不过 Felger 更为关心 SG-1 的命运,他目睹 SG-1 被俘后,随后和 Coombs 也通过传送环上了飞船,打算营救他们。
  不过 SG-1 是故意被俘的,他们通过这个途径以便和 Tok'ra 的间谍 Khonsu 会面并取得 Anubis 的情报。意外的是 Her'ak(一个 Jaffa)已经发现了 Khonsu 是间谍,并杀害了他,同时 Anubis 正在赶过来。Felger 两人这下倒没有白来,他们关闭了监禁 SG-1 的力场,安全地救出了 SG-1。众人杀出一条血路回到了 SGC。庆功会上,Felger 幻想着被 Carter 狠狠亲了一口。
6.09 Allegiance
  Tok'ra 在经历一场战斗后撤退到 Alpha 基地,Jaffa 反抗军也驻扎在那里,虽然是同盟军,但是 Tok'ra 瞧不起 Jaffa,而 Jaffa 则痛恨被 Goa'uld 奴役的历史。双方在 Tok'ra 的葬礼上剑拔弩张(不过 Tok'ra 确实太拽,老是念叨他们与 Goa'uld 已经战斗了几千年,Tauri 和 Jaffa 都欠他们的。O'Neill 很不客气地讽刺他们“是啊,(都打了几千年)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成果呢”),与此同时,Carter 发现基地有人破坏了 Naquadah 发电机,幸好及时发现,否则将引起大爆炸。Tok'ra 指责是 Jaffa 所为;Jaffa 则以问题是随着 Tok'ra 的到来才出现为由质问 Tok'ra。O'Neill 只好用 Tok'ra 的意识扫描器(Zatarc Detector)逐个审问每个人。
  开始 Bra'tac 有抵触情绪,不愿意用 Tok'ra/Goa'uld 的技术来检测自己的忠诚。不过后来每个人都通过了测试,没有找到幕后的破坏者。接着 Tok'ra 的 Ocker 遇害,曾经与他争执的 Jaffa Artok 成了嫌疑犯,而且他没有通过扫描检测,于是被关了起来,但是稍后也被杀害了。
  眼见双方就要打起来了,幸好此时 Bra'tac 发现了树林里的足迹,证明有人在挑拨双方的争端。紧接着参与搜索的一个队员和 Bra'tac (为了救 Malek,逃回来后又差点被 Teal'c 掐死,因为他丢下了 Bra'tac)都死在同一个 Artok 匕首武器之下,敌人是隐形的。检查了死者的伤口后,Teal'c 相信是一个 Ashrak 暗杀者(曾经就有个暗杀者混入地球,杀了 Carter 身体里的 Tok'ra Jolinar)混入了 Alpha 基地。
  Carter 和 Malek(Tok'ra 基地领袖)改造 Naquadah 反应堆制造了一个使 Ashrak 显形的电磁力场,装置刚一启动就被 Ashrak 破坏(惊险),大家只得围着星门向四周胡乱射击。装置再次启动时,Ashrak 正站在 Malek 身后,被恢复后赶来的 Bra'tac 射杀,Bra'tac 又救了 Malek 一次。随后 Bra'tac 发表了激昂的演说,看起来 Jaffa、Tok'ra 和 Tauri 三方现在能够紧密团结起来了。
6.10 Cure
  Pangar 这个国家并不比地球先进,但是他们却造出一种叫做 tretonin 的血清,可以治疗任何疾病,他们愿意用血清的公式和 SG-1 交换 Goa'uld 世界的星门地址。Teal'c 和 Jonas 在四处查看时遇到女考古学家 Dr. Zenna Valk,她声称可以提供 tretonin 的资料,不过后来又表示拒绝。Jonas 在她的帐篷里发现了制造厂的地图(Valk 故意留给他们的)。
  两人跑到工厂调查,发现了一个池子里全都是 Goa'uld 共生体,原来 tretonin 的秘密就在于共生体的治疗功能。与保安争执过程中,一名保安坠入池子,却没有被 Goa'uld 所控(共生体有点不一样)。随后执行官带领他们参观了一个巨大的 Goa'uld 皇后,他们在三十年前从古庙废墟中发现了她并一直使用她产下的共生体制作 tretonin。
  SG-1 请来 Tok'ra Malek 和 Kelmaa 检查皇后后发现她即将死亡(Tok'ra 并不反感他们利用 Goa'uld,因为他们理解 Goa'uld 做的更过分),Pangar 交换 Goa'uld 星门地址的目的也弄明白了:他们想再去抓一只来继续生产共生体(真是人有多大胆地又多大产,以为是打兔子呢),因为使用 tretonin 后,自身的免疫系统已经失效。Tok'ra 承诺可以帮他们制作恢复免疫功能的药品,私下里他们说出皇后产出的共生体似乎有某种基因缺陷,从而导致了 tretonin 的副作用。
  与此同时,Teal'c 和 Jonas 有了一个巨大发现,那个皇后原来是 Tok'ra 的祖先 Egeria,所有 Tok'ra 的母亲。她被 Ra 关押在神庙里。Malek 和 Kelmaa 得知此讯后,要求释放皇后 Egeria,但是遭到拒绝。于是 Kelmaa 牺牲了自己,把宿主让给了 Egeria。Egeria 故意产出有缺陷的共生体,想让药物逐步失效,免得 Pangar 过于依赖。她并不想伤害任何人,告诉 SG-1 医治 Pangar 人的方法后,她潸然而逝(解救 Pangar 将使我最后的行动,这也是我一直希望流传下去的 Tok'ra 精神)。
6.11 Prometheus
  一个叫做 Julia Donovan 的记者在路上拦住 Carter,声称得到了空军代号为“普罗米修斯”的秘密项目资料,表明空军在制造新型的核反应堆,实际上空军是在制造第三艘太空飞船 X-303。Carter 为了调查项目泄密的渠道,建议允许该记者进入基地采访,条件是记者说出消息的来源,并交出录影带直到空军要公开此秘密时再予归还(缓兵之计而已,空军肯定是销毁磁带的)。
  没想到随行的制片人和摄影师都携带了 zat 枪,摇身一变成了飞行员,Jonas 抢先破坏了计算机的控制水晶,Carter 被关到了一间储藏室。同时 O'Neill 接到广播,要求他在三个小时之内释放 Adrian Conrad(买了一条 Goa'uld 给自己治病)和 Frank Simmons 上校(NID 特工,曾帮 Conrad 逃跑并控制了他),否则将引爆 X-303,炸毁整个国家。
  Carter 做了一个简易的无线电联系到 O'Neill,O'Neill 让她用等离子切开储藏室的屋顶,去破坏亚光速引擎。切了半天切不动,到底是要进入太空的金属。这边 Hammond 将军已经不得不交出 Conrad 和 Simmons,由于 Conrad 是 Goa'uld,他有足够的超光速引擎知识,准备驾船逃跑。幸好 Carter 终于切开屋顶,破坏了亚光速引擎。Teal'c 和 O'Neill 驾驶从 Anubis 那里得来的滑翔机(掉进太平洋的那个母舰上的)追上飞船,正好赶上救了 Carter。
  在飞船上 Simmons 打死了 Conrad,但是共生体又窜到了他的体内。经过一番战斗,Simmons 被扔出了太空,他的手下说出 Simmons 发现古人在某个星球藏有武器和科技,他需要 Conrad 帮忙驾驶 X-303,并解开标示星球坐标的一块石碑上的符号。
  X-303 孤零零地迷失在太空。突然飞来一艘 Asgard 飞船,Thor 出现在飞船甲板上。不过他不是来救 SG-1,而是来求救的,Asgard 的家园已经是复制者(Replicators)泛滥成灾了。
6.12 Unnatural Selection
  Asgard 和复制者的战斗已经失败,他们现在设计了一个圈套:研究了复制者的创造者 Reese(Reese 是个机器人)之后,他们发现一个召集复制者的指令,于是通过子空间向宇宙广播,把复制者都吸引到 Hala 星球,然后使用时间膨胀机器把它们困到里面(使它们的1年相当于外面的10000年),这样 Asgard 就有足够的时间研究对付它们的方法。不幸的是复制者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关掉了时间膨胀机器(装置设定为定时启动且有防护罩),Thor 希望 SG-1 帮他们去修好并启动时间膨胀机器,因为复制者只对高科技感兴趣,而地球落后的正是时候(不过复制者最终还是会被地球科技吸引,至少会对原材料感兴趣)。
  说话之间,Thor 已经把飞船拖回地球轨道,并从 SGC 传送了武器、给养,同时把劫船的囚犯送了下去,然后拖着普罗米修斯就走(Thor 小兄弟,事情不能这样干的)。这里有个小插曲,O'Neill 兴致勃勃地要给飞船命名,Carter 认真地打断他“我们不能把它叫做 Enterprise(《星际旅行》里的主角)”^_^。Jonas 和 Teal'c 此时正在大吃冰淇淋,因为 Thor 没有传送冰箱上来。
  一行人抵达目的地后,发现时间膨胀装置并没有损坏,而且工作的很好——太好了:复制者加快了它的速度,现在他们的时间正过飞快地度过。SG-1 成功降落,发现整个星球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建筑,星球表面覆盖满了复制者的碎片(因为他们已经过了几万年)。在那个唯一的建筑中找到时间装置后 Carter 正要重启机器,一群人进来围住了他们,声称他们是复制者的人的形态,并命令 Carter 离开时间机器。SG-1 被迫开火,但武器对敌人无效。
  原来复制者已经高度进化,具有了人的形态和意识。为首的那个人把手插进 O'Neill 的头探测他的意识,为了学习人类的感情,他强迫 O'Neill 一次次回忆他儿子的意外事故(O'Neill 的儿子玩枪时走火)。
  大约过了30多小时,O'Neill 醒来之后,发现其他人都有类似的遭遇。Carter 正在跟一个叫做 Fifth 的人聊天,是他把 SG-1 一个个背回飞船的(他觉得背回来要比拖回来舒服)。此时首领 First 邀请他们共进晚餐(当然是拿飞船上的食物请客),在席间解释说,复制者接到指令赶来后发现了 Reese,决定按照她的人形进化(认为方块组成的身体不雅观)。在时间机器启动的最后一刻,First 被创造了出来并改造了时间机器,加快了复制者的进化速度。现在他们拥有了无限的时间,再过几年他们就有能力大举出击(目的只是为了增加自己的数量),“人类正是通过这种方式(入侵和繁殖)在地球取得了优势,这不正是物竞天择的过程吗?”Jonas 反驳说:虽然强者生存的规则不错,但是复制人并不是自然的产物。
  复制人为了解决当初 Reese 的设计缺陷而创造了 Fifth,但是 Fifth 表现的过于“人类化”,他们认为那是软弱。接着复制人又开始探测他们的意识,Carter 主动要求 Fifth 探测她,Fifth 明显已经被 Carter 吸引。在 Carter 意识中,Fifth 说他可以帮忙调整时间机器,但希望 SG-1 带他回地球。O'Neill 明着说定时5分钟,暗地却示意 Carter 设定为3分钟(Fifth 一离开,其他人就会发觉,所以他必须在飞船发动好后再离开)。
  可怜的小伙子被骗了,复制者和复制人被困到了时间膨胀区域。“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你利用他的人性对付他”,“不,他们不是人类”。所谓凡事皆有因果,Fifth 的仇恨抹煞了他的善良(想想看,在极慢的时间内一遍遍回忆痛苦多么可怕),才有后来他入侵银河系,复制了 Carter,并死于他所复制的 Carter 之手。
6.13 Sight Unseen
  SG-1 找到了一个写有古人符号和文字的圆柱体(我确信他不是灭蚊灯),Jonas 碰到它时,它开始发光。随后 Jonas 看到一只巨大的蚊子飞进了墙里,不过别人却看不到,基地扫描了3次也没有发现可疑的外星物体,大家开始怀疑 Jonas 是被 Naquadria 辐射导致幻觉。不过稍后基地的人都开始看到奇怪的虫子,研究后发现可能是接触了那个装置后被传染的,随着 O'Neill 在加油站传给了加油工人后,越来越多的人都被传染了。
  Carter 和 Jonas 发现是装置释放出的粒子赋予了人们看到平行次元(平行宇宙)生物的能力,生物没什么危害,但是突然的惊吓可能会造成不小麻烦(车祸、事故什么的)。然后他们逆转了装置发出的能量波,被传染的人再接触一次修改过的粒子既可复原。不过去找那个加油工人(他服役时曾在海湾战争中被作过生化试验,所以比较敏感)颇费了一番周折。
  花花绿绿的毛毛虫爬来爬去的效果不错,呵呵。
6.14 Smoke and Mirrors
  多次找 SGC 麻烦的参议员 Kinsey 在公共场合遇刺,O'Neill 成了嫌疑犯,宾馆的录像拍到了他提着来复枪离开的样子,随后警方在他门前的池塘里发现了武器。Carter 认为有人在使用曾经入侵 SGC 的外星生物的伪装装置(mimic devices)冒充 O'Neill(当时缴获了12个装置保存在51区,每一个都被用来伪装一个 SGC 人员,其中就有 O'Neill)。
  Carter 在 NID 探员 Malcolm Barrett 的帮助下,通过军火商取到了凶手的指纹(因为挑选时他摸过其他武器),发现凶手是另一个 NID 探员 Mark Devlin,Devlin 逃跑并炸了自己的房子。与此同时 Teal'c 和 Jonas 也找到了偷伪装装置的 Dr. Langham,他供出幕后主使是 NID 的分裂组织 The Committee,Kinsey 正在帮助 Barrett 探员收集他们的罪证。得知参议员并没有死后(这家伙胆小,天天穿防弹衣),他们又派 Devlin 伪装成 Davis 少校再次去医院刺杀他。Carter 将计就计,抓获 Devlin 后伪装成他的样子去找 The Committee 复命(51区已经研究出扫描影像的方法,不过只能维持20多分钟),获得证据后 Barrett 冲进来逮捕了他们。
  Kinsey 则得意洋洋地和 O'Neill 一起出现在公共场合,名义上是为了洗清 O'Neill 的嫌疑,实际上则是不失时机地为自己参加竞选而大肆鼓吹。
6.15 Paradise Lost
  O'Neill 的老朋友 Harry Maybourne 上校找上门,愿意提供一个藏有古人武器的星球地址换取总统的特赦(他背叛 NID 后被套上了叛国罪,现任总统任期将满,他过来碰碰运气)。这个星球就是 Frank Simmons 上校劫持 X-303 要去的地方,那个星球是有星门的,不过偷 X-303 过去要比进入 SGC 容易得多。
  然后 Maybourne 又要求随同 SG-1 一起前往,因为他手上有打开保护武器的传送门的钥匙。不过这家伙突然用 zat 枪打晕了 Carter,跳进了传送门,O'Neill 在门关闭之前也跟了进去。门的另一边是山清水秀,却没有什么武器,连 Maybourne 的 zat 枪都被大门收走了(O'Neill 的 P90 和手枪还在,可能过于落后没被检测出来)。原来这只是 Maybourne 的一个退休计划,很多年前,一帮外星人建了一个乌托邦社会,邀请各星球的优秀人物过来居住,石头钥匙和卷轴就是邀请函。不幸的是,Maybourne 的乌托邦已经变成了到处都是遗骸的废墟,两人被困在了那里。
  食物成了问题,他们只得吃星球上的植物充饥,结果 Maybourne 得了妄想症,并偷走了 O'Neill 的武器。O'Neill 发现了一个 Goa'uld 的骨骸和一本日记,得知 Goa'uld 混入了这里,由于无法携带武器,于是带来了这种植物,最终导致居民疯狂并自相残杀。O'Neill 在树林中被 Maybourne 埋的手榴弹炸伤了脚(抓外星野猪),O'Neill 射杀野猪时误伤了他,他开始疯狂地攻击 O'Neill。
  两人失踪之后,Hammond 将军请求 Tok'ra 帮忙扫描整个星球,但一无所获。最后 Carter 从石头钥匙上的图案得出结论,两人是被传送到了它的月亮之上。Tok'ra 的飞船救出了狼狈不堪的两个人,O'Neill 托 Tok'ra 给 Maybourne 找了个栖身的星球,他不用回地球坐牢了(而且还成了国王...)。
6.16 Metamorphosis
  俄罗斯小队带回一个叫做 Alebran 的奄奄一息的外星人,他说 Nirrti 正在用他们的人做 DNA 变异试验(制作 hok'tar,高级的宿主),然后便化成了一滩液体。SG-1 前往阻止时发现当地居民都被 Nirrti 整成了异形,具有了读心术(Eggar)、隔空取物(Alebran 的哥哥 Wodan)等超能力。他们把 Nirrti 奉为神,抓住了 SG-1,Nirrti 准备用他们继续试验,发现 Jonas 有改造价值(小伙子有特殊基因,甚至能抵抗 Anubis 的探测仪)。O'Neill 鼓动 Eggar 用读心术揭露了 Nirrti 的险恶用心,随后 Wodan 扭断了她的脖子。
  接下来必须逆转 Nirrti 对 Carter 基因的修改,不然她也会化成一滩液体。幸好 Eggar 从 Nirrti 意识中读出了古人 DNA 装置的操作方法,救回了 Carter。Eggar 保证医治好所有居民后,他们会毁掉这台机器。
6.17 Disclosure
  本集是传统的剧情回顾。由于 Anubis 越来越强大,Hammond 将军提议公开星门计划,以便建立国际联盟应对共同的威胁,中、法、英的大使和俄国的 Chekov 上校、参议员 Sen. Kinsey 等人出席了五角大楼的会议。Kinsey 锲而不舍地试图使 NID 接管 SGC,Hammond 将军请 Thor 用全息图像出现在会场。Thor 威胁 Kinsey 说他打算按照 O'Neill 的意思把 Kinsey 传送到一个无人的星球,并希望 SGC 继续由 Hammond 将军领导。Thor 同时为 Prometheus 号装备了 Asgard 的武器和护盾。(那个中国大使...)
6.18 Forsaken
  SG-1 在 P2X-005 上观察星云时发现一艘失事飞船,船上有古凯尔特(Celtic)人的标记,并遇到了两男一女三个生还者。一个叫 Aden Corso 的人声称是 Seberus 号的船长,他们在回家(Hebridan 星球)路上遇到了行星风暴,现在燃料用光、通讯系统也停机了。Carter 觉得可以提供帮助,没准还可以和强大的凯尔特人结盟。突然两个有点像蜥蜴的外星人进攻 Corso 等人,O'Neill 打伤了其中一个,他们解释说三年前飞船失事时这些蜥蜴人就开始攻击他们。被打伤的那个女的 Tanis Reynard 被送回 SGC 治疗。
  搜索过程中,Teal'c 和 O'Neill 找到了一个蜥蜴人,他说他叫 Warrick,是 Seberus 号真正的船长,Corso 等人则是被押送的囚犯。Warrick 的种族叫做 Serrakin,几千年前帮助人类从 Goa'uld 的手里解放了 Hebridan,从那时起两个种族就一直和睦地生活着。他们赶回飞船处,发现 Carter 被捆着扔在那里。罪犯们本来打算发动修好的飞船,不过 Reynard 觉得使用星门逃跑更好,于是他们扔下 Carter 挟持了 Jonas 要求 SG-15 让他们通过星门。Jonas 偷偷打手势放他们走,结果他们穿过了星门,却走进了 SGC,被 Hammond 将军抓获。
  原来 Jonas 发现 Reynard 在 SGC 治疗期间,对星门很感兴趣,并曾偷看星门的计算机,便和 Hammond 将军将计就计给了她假的地址(地球的)。同时 Jonas 还发现,Seberus 是古凯尔特人 1668 年建造的一艘船的名字,专用于押送罪犯,看来这个词一直沿用至今。
6.19 The Changeling
  Teal'c 和 Bra'tac 中了 Apophis 的埋伏,在战场上 Teal'c 靠一条共生体维持了他和 Bra'tac 的命。恍惚之间,SGC 成了消防队,SG-1 变成了消防员,Bra'tac 是他的岳父,且身患重症。分不清现实和虚幻,Daniel 也出来搅和了一番。后来 Teal'c 开始使用 tretonin 来代替共生体,同时他意识到在没有共生体的世界中,他和 Bra'tac 一样能过得很好。
6.20 Memento
  Hammond 将军安排 SG-1 参加普罗米修斯号的试航,他们不情愿地成了舰队的保姆。飞船在超空间航行时,受一个崩溃的恒星重力波的影响,超空间引擎出了问题。他们需要在最近的 P3X-744 降落,以便通过星门回去取维修用品。
  飞船飞到 P3X-744 上空时,Naquadria 反应堆变得极不稳定,不得不抛弃了反应堆。爆炸引起的 EMP 损坏了普罗米修斯,同时被视为进攻信号,下面的星球向飞船发射了导弹,O'Neill 通过广播解释了这个意外事件后,Tangean 的 Kalfas 指挥官允许飞船着陆。
  Tangean 的主席 Ashwan 对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船员和 SG-1 表示了极大的欢迎,并帮助他们寻找星门,在他们的神话里被称为“Ring of the Gods”。Jonas 等人发现 Tangean 只有 300 年的历史,之前的“黑暗时代”被统统删除了。他们从一个历史学家那里得到一个 Goa'uld 工艺品,确信曾经统治该星球的是 Horus/Heru-ur。他们以此为线索挖出了星门并拨通了它,然而 Kalfas 却带着军队赶来阻止了他们。随后 Ashwan 乘坐普罗米修斯赶来发表了一通演讲,说服士兵抓走了 Kalfas。“如果没有历史,我们不知道我们是谁,以及未来会怎样”。看来他们是过于害怕过去才如此敏感。
6.21 Prophecy
  P4S-237 原来是 Ba'al 的领地,Naquadah 差不多采光后就放弃了它。不过他的使者 Mot(伽南人 Canaanite 的死神,被 Ba'al 打败后投降)仍然每年来这个星球收取贡品据为己有,暗中积蓄自己的力量。当地的长者 Ellori 说有一个古老的预言:有一天一群人会穿过星门来解放他们,他认为 SG-1 就是那些人。这时 Jonas 似乎获得了某种预知的能力,他看到了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Jonas 预测到了 Tok'ra Sina 的来访。Sina 说 Ba'al 最近吃了 Yu 的败仗,损失惨重,同时 Anubis 非常恼火(O'Neill 都忍不住为 Yu 叫好),Mot 现在有机会公开占领 P4S-237。Fraiser 医生在 Jonas 的大脑中发现了一个快速增长的瘤,估计是 Nirrti 的实验造成的。Fraiser 建议立即动手术,但 Jonas 希望用预知能力来预测 Goa'uld 的军事行动。Hammond 将军不情愿地给了他 24 小时。
  O'Neill、Carter、Teal'c 等人即将前往 P4S-237,突然 Jonas 看到了 Carter 昏迷的画面,他立即赶去阻止他们。谨慎起见,Hammond 将军没让 Carter 参加任务,结果 Carter 还是被送去急救(维修时出了一起意外电力事故)。这么说来,要是她出了任务,反倒不会受伤了。
  Jonas 使用 Teal'c 的 Kelnoreem(静坐、打坐的一种调息方式)方法再次尝试,看到了 O'Neill 和 Teal'c 中了埋伏,Teal'c 被打死(Ellori 的助手 Chazen 是 Mot 的奸细),然后星门的虹门打开(使用 SG-15 的身份验证),一群 Jaffa 攻进 SGC。随后他被送进了手术室。
  O'Neill 等人被 Ellori 的女儿偷偷放了出来,Hammond 将军通知 O'Neill 等人小心 Jaffa 在星门埋伏,通话被 Chazen 听到,得知众人逃跑后拉响了警报,谁知是 Mot 故意安排那个女孩放走他们,并埋伏了 Jaffa 准备跟着他们冲进 SGC。气急败坏的 Mot 杀死 Chazen,不过他也被 Ellori 的女儿击毙。Jonas 的肿瘤被切除,现在“没有彩票号码了?”,看来“我们去不成赌城了”。——未来是不可预测的吗?那村民的预言又怎么说?“碰巧猜到的吧……”
6.22 Full Circle
  O'Neill 在电梯里遇到了升天的 Daniel,Daniel 说 Anubis 正要到 Abydos 寻找 Ra 之眼(Eye of Ra),传说中有六个这样的链坠,分别由 Apophis、Osiris、Tiamet 等人拿着,若把6个收集到一起,力量会变成单个的10倍以上。Anubis 已经得到了其他五个。Daniel 受限于升天规则,不能干涉任何事情,所以要求 SG-1 先去寻找。O'Neill 冒着被当作疯子的危险,汇报给 Hammond 将军。幸好 Teal'c 作证也遇到过 Daniel。
  Skaara 已经等在了那里,O'Neill 强迫(晓之以理) Daniel 指出了密室的位置,SG-1 找到了神眼(Daniel 瞪着 Jonas 拿着他的放大镜,“反正你也用不着了”,^_^),同时发现了一块石板:显示古人在一场瘟疫之后,大部分死亡,其他人则学会了“升天”之道,以一种能量形式存在。此时 Anubis 已经开始进攻 Abydos,Jaffa 通过传送环攻入金字塔,O'Neill 威胁领头的 Her'ak 让开星门,不然将炸毁神眼。Skaara 负伤后奄奄一息,然后变成了“升天”的亮光。
  Daniel 发现了 Anubis 的秘密,他原来是一个升天的古人,所以知道古人的知识,但是古人并不接受他,现在他介于人类和升天的形式之间。他希望 O'Neill 把神眼交给 Anubis,然后带着古人的石板(密室中发现的那个)离开,趁着 Goa'uld 为争夺神眼打得头破血流时,去寻找“失落之城”,那里有足以对付 Anubis 的强大武器。
  没想到的是,Anubis 拿到了神眼,立即装备到了超级武器,轻而易举地击败了 Yu 等包围他的系统领主。然后不顾对 Daniel 的承诺,要毁灭 Abydos。Daniel 愤而出手制止 Anubis,自己却被一道亮光吹散(Oma 惩罚了不遵守规则的 Daniel)。此时 SG-1 刚刚穿过星门。Abydos 星球被摧毁。
  Carter 不停地重拨 Abydos 星门地址,突然拨通了。他们过去时发现一切完好,包括 Skaara 和居民。原来他们在 Oma 的帮助下已经升天,现在是来和老朋友作最后的告别。然后一切都消失了,留下一个强大无比的 Anubis。
  评论这张
 
阅读(4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