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lint10000 的博客

 
 
 

日志

 
 

Kanon官方小说-Vol1.雪の少女 part1  

2008-12-13 20:59:44|  分类: acg相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Kanon~雪の少女~
原作:Key 着:清水マリコ 原画:樋上いたる
无断翻译:谜の金鱼使い

      序幕

雪正下着。
细白的雪花,从灰暗的低空中飘舞着落了下来。
这个城镇的冬季,下雪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
从车站中零零落落走出来的人,以及走在从车站前通往商店街的路上的人们,都用着已经习以为常了的样子,快步前进着。
在那当中,相泽佑一一副看起来就是十分生疏的访客一样,将围巾拉到鼻头上方,把手插入口袋缩着身子,一个人坐在潮湿的木椅上。
虽然不是第一次,不过却是久违了的城镇。
……真慢。
车站前圆环正中央的时钟塔指着3 点钟的位置。
记得约好的时间,确实是一点不是吗?
想确认也不知道对方的电话号码,不过请不要指责这种事。因为佑一直到今天,还是抱着兴趣缺缺的心情,回到了这个镇上的关系。
「调职? 什么时候起?」
在几个月前,从母亲哪儿得知父亲的调动之时,佑一并不是很惊讶。
由于父亲经常调职的关系,佑一也是从小学开始就经常不断转学。
本来还以为这几年来已经稳定下来了,这次又要搬家了啊。
「好像是春天起。不过,听说在那待一年左右后,说不定很快又要调到别的地方也不一定」
「喔——」
「蛮讨厌的对吧。考虑佑一的升学问题的话,一直跟着搬家转学的,功课会和别人有落差对吧」
「那,就决定让我从春天开始在这边一个人愉快的生活吧」
「你说什么啊」
母亲皱起眉头。
「佑一自己不是根本不会去处理什么家事吗。就算不是那样,明年准备考试本来就会很忙了,根本不可能一个人住啊」
「那要怎么办? 我们家是公司宿舍,基本上要全家一起搬不是吗?」
「嗯。所以啊,决定了啊。」
「决定什么?」
「这.个」
母亲给佑一看的,是屋子设计图的蓝图。也就是,终于决定要盖个房子了吗。虽然从以前开始就有过那种打算,不过机会总是不知不觉地溜掉了。
「所以,这次是最后一次搬家了」
这样子终于能定下来了呢,母亲高兴地这样说着。
「那,要搬到哪里啊?」
母亲回答说出了北方的一个城镇的名字后,
「还记得吧。是佑一小学的时候,每次暑假都会去的城镇啊」
「……啊……」
那个城镇吗。可是,那个城镇---。
「那个时候的佑一觉得雪很稀奇,每年都到水濑家去打扰呢。水濑家的女孩……,叫什么名字来着的,佑一不是和那个表妹感情不错吗」
「是吗?」
「对啊。到那边的话还可以和那个很久没见的女孩见面哟」
「……没有什么必要勉强去见」
「怎么了啊佑一,忽然不高兴了起来。讨厌搬家吗?」
「……」
是已经习惯搬家了。不过,那个城镇很讨厌。
是什么理由,自己也不太清楚。
确实还记得以前曾经去过那个城镇好几次。不过佑一几乎想不起来自己在那儿做了什么,在那儿发生过什么事。
好像丧失部分的记忆一样,回忆空白了一块。
只是有着强烈的不想回去的排拒感---不过,正因为想不起原因,佑一也无法说绝对不要。
相泽家迁居的事进展得很快。一开始佑一也预定要等春天和家人一起搬家,转学过去,可是因为希望转入的学校的作业问题,变成要在过年后---也就是这个月起,先一步搬到这边了。
然后是今天,现在。
佑一正等待着从现在起,虽然是一时的,但即将会打扰一阵子的水濑家的少女。
为何从前会喜欢这什么雪的呢?
碰到鼻头的话又冷,积起来既麻烦又肮脏,根本没有什么好事。我没了以前的记忆的原因,也绝对是因为从前在积雪的道路上滑倒撞到头的关系没错。
……好冷。
好像连鼻孔中都要冻住了。
佑一好像对着外面泛白的冷空气,和让自己在这种空气中等待的对方抗议着一样,一动也不动地继续坐着。
最多也绝对只在这住到毕业为止。虽然对妈妈说不太过去,不过之后即使自力更生也要离开这里。要是住在这种既寒冷又昏暗的城镇,会觉得连人都会变得既冷淡又阴暗起来。
这时,忽然觉得寒气稍微缓和下来了。
雪明明越来越厚重,连风也开始吹了起来说……。
在佑一身旁出现了双褐色的女用鞋。沿着鞋子将视线上移,就看到一双苗条的腿,没看过的制服,以及既长又直的头发。
以下雪的天空为背景,女孩子看着佑一。
带着温柔的,稍稍有些许睡意做着梦的大眼睛。那双眼轻轻地唤醒了佑一的回忆。没错。虽然似乎是比小学生的时候更像个女孩子了,可是那双眼睛和当时是一样的。
「……雪,积起来了喔。」
女孩断断续续嘀咕着似地说道。夹克的肩部微微变白了这件事,佑一也早就发觉了。
「那是因为,等了有2个小时的关系啊」
「……咦? 现在,几点?」
女孩用着很讶异的表情看着时钟塔。
「哇。……吓一跳」
那是和说话内容相反,没有抑扬顿挫的的悠闲口吻。
「我还以为才2点左右」
就算是2点也是迟了1个小时吧。
「……可以问一下吗?」
「嗯」
「一直动都不动的,不冷吗?」
「冷」
「该不会是,冷得动不了吗?」
佑一摇摇头。头上的雪落了下来。
女孩拿出一罐咖啡给佑一。
「这个,给你」
佑一伸出插在口袋中有2个小时了的手接了过来。热的罐子摸起来烫烫的,空手拿着的话一时之间是太烫了。不过,现在佑一的手反而觉得这热度感觉很舒服。
「这是迟到的赔礼喔。」
迟了两小时的赔礼是咖啡一罐吗。
「还有,庆祝再次见面」
「……两者合一等于罐装咖啡一个吗? 是七年后的再会说。」
唔,自己也是到见面看到了脸才想起来,所以说话也没办法多大声就是了。
「这样啊。已经过了有七年了耶」
女孩对着佑一微笑着。佑一觉得有些难为情,让还没开罐的咖啡在手心滚动着。
「还记得我的名字吗?」
「你才是,还记得我的名字吗?」
「嗯!」
佑一和女孩同时说着。
「佑一」
「花子」
「……」
女孩一副困扰的样子。看来这好像不太受好评的样子。
「次郎」
「……我是,女孩子……」
果然是不太受好评。
佑一拉开罐子拉环一口气喝下咖啡。觉得从胃开始一股暖气扩散到全身。轻轻地发出了点声音后站起身来。拍掉身上的雪,稍微地弯曲关节活动一下。
「那,走吧?」
「……佑一……」
女孩发出好像有些不满的声音。佑一背起放在一旁的背包,明明连路也不知道却走了出去。
「好过份喔,佑一」
女孩在后面跟了过来。对对,就是这个感觉。
在佑一模糊的往日回忆中,确实也有一个虽然被佑一欺负着,却仍旧拼命从后面跟了过来的女孩子。
那确实是这个少女……。
忽然,佑一感觉在自己的记忆中,瞬间闪过一张不一样的面貌,一双不同的眼睛。
然而,眼前的雪终于如同白雾状那样地下了起来,眨一眨眼,那张面孔便已经消散无踪了。
「佑一……」
女孩追上了佑一。佑一稍微加快脚步。不过因为不知道接下来要往哪儿走,就这样绕了圆环一圈。
「我的名字……」
好像是不想起名字就无法前往目的地一样,女孩也跟在后面,在同一个地方绕了一圈。在旁人眼中看起来会觉得是奇怪的两个人吧。
佑一再次看了看街景。
车站前的大楼,公车的终点,以及商店街。若是除去被雪覆盖着这点的话,是和佑一原本所住的地方没有两样的普通街道。
即使如此,看着看着也渐渐涌现了些许怀念的感觉。
久违了7年的街道。
久违了7年的白雪。
以及,久违了7年后再次见面的少女。
「名字……」
「我可不太想在这边再绕一圈了哪」
不想要回来的感觉仍旧清清楚楚地留在心中。
但,无论是到哪儿,在新生活开始之际,人都会带着不少期待。
「佑一」
佑一回头面对着自己的表妹。
「要在我身边绕来绕去到什么时候啊。快走吧,名雪」
「啊!」
名雪好像是终于醒过来一样眼神闪耀着。
「嗯!」
停留在名雪睫毛上的雪花溶化后流了下来。


      第一章 转校首日

「……走啦」
名雪在玄关叫着佑一。
「不去的话天要黑了哟」
「外面太冷了不想出去」
明明连夹克都已经穿上了,佑一还是在那边拖拖拉拉。
「没有那么冷啦。而且,这是妈妈托我去买的东西耶。佑一中午的时候明明说要一起去了。」
噘起小小的嘴唇,名雪把辫子缠绕在指尖上。
绑着辫子的名雪。是那时的……佑一每到冬天就来到这个城镇那时,还是小学生的名雪。看来,我好像在作梦的样子,已经是青年的佑一在某处这样想着。
「那时没想到会这么冷」
在梦中,小学生佑一蹲在玄关。
「不守约的话要吞一千根针哦。现在是增值期间所以是一千五百根」
「……知道了啦」
两人并肩走到外头。耳朵被冷空气冻得痛了起来,佑一回过身去。
「我还是不去」
「那只有佑一今天的晚餐是红姜」
「……」
「在碗里堆满红姜,把红姜当成配菜来吃。汤是红姜榨的汁」
因为冰箱里只剩红姜了嘛。不去买东西的人,只吃红姜也没关系对吧。
名雪的眼神这样子说着。
没办法,佑一再次转身出门。一走到路上风也吹起来了,堆在一旁的雪也散发着刺人的寒气,佑一觉得在这种状况下,实在是不可能走到什么商店街的地方去。
「不行了。我要回去」
「才刚出来而已耶」
名雪一副很困扰的样子。一看到那样子,佑一更想闹起别扭了。没错,在旁观看着梦境的佑一这样想着,从小学开始我就是个别扭的小鬼。
「名雪明明说不会多冷,可是却这么冷耶。说谎。既然说了谎,名雪也要吞一千根针」
「啊……」
「而且现在是增值期间所以是叠针。」
「那么大的针,吞不下去啦……」
即使是普通的针也吞不下去吧,不过因为对名雪的反应感到满意了,佑一这回就先动身向前走了去。
佑一也知道,名雪并不是真心讨厌佑一的捉弄。
像这样子,每到冬天就来名雪这边,已经是第几年了呢。第一次见面时虽然两人都很紧张,可是不知从何时开始,两人之间已经可以毫无隔阂地交谈起来了。
温婉,悠然的名雪,和要是说起来,是既性急又好强词夺理的佑一。两人的性格虽然完全相反,但或许这反而是件好事也不一定。
「那我赶快在店还没关以前去买东西,佑一要在这边等哦」
在商店街入口的拱门下,名雪和佑一先分个头。就在一旁不远有个以儿童为取向的商店,佑一一面看着店门口的电玩啊玩具等等的,一面等著名雪。
那时,在之后被名雪发了一大堆牢骚哪。
「都说了好多次要你等我了」
对。我应该是在等著名雪的……我……。
「太阳~,太阳出来了哦~」
「哇哦!?」
耳边突然响起女孩子的声音,佑一跳了起来。
「吃完早餐上学去哦~」
「是名雪吗!?」
这种睡意十足的声音没有第二个人发得出来。可是佑一环顾四周,房里只有堆积如山的瓦楞纸箱而已。
「太阳~,太阳出来了哦~」
接着是和刚才的,吃完早餐上学去哦~,完全一模一样的声音。至此佑一终于知道声音的来源是枕边的闹钟了。
「吃完早餐上学」
够了,佑一压下闹钟上的按钮。再听下去别说是起床了,反而会更让人想睡。
这个时钟是昨晚向名雪借的。
虽然昨天因为很累,而且又还在放假,所以在家中休息了一天,不过由于今天是转学第一天的关系,可不能迟到。
名雪那家伙,说什么那就把我喜欢的闹钟借你吧,结果这不是录了自己声音的闹钟吗。仔细一看,闹钟后面有个录音键,可以录音进去。
要她换个正常的闹钟给我明天用吧。佑一很快地换好衣服后走出房间,站到挂有「名雪的房间」牌子的门前。
就在那时。
铃铃铃铃。当-当-当-当-。哔哔哔哔。哔哔哔哔。
从门内传来闹铃齐声响起的声音。
「这是啥?」
佑一不禁倒退三步。那个样子好像刚好在楼梯下方看得见吧。名雪的母亲秋子小姐在一楼呼唤着佑一。
「佑一,早餐好了哦」
「啊,好。可是那个」
「名雪的话,我等一下去叫她起床。佑一就先用餐吧」
「哦……」
于是佑一就让发出铃铃当-当-哔哔哔哔的房间保持原状,一面搔着头一面走到厨房去了。
水濑家的构造,一楼是从厨房开始厨房,接客厅及秋子的寝室,二楼是名雪的房间及两间客人用的房间。
「家里很宽敞,可是和名雪两个人住就很冷清了。佑一能来住真是令人高兴」
在寒暄的时候,名雪的母亲秋子小姐,用着和名雪类似的温和声音笑着说道。秋子小姐既年轻又是美女,实在看不出来有个像名雪那样,也就是说,有个和佑一同年的孩子。
水濑家从佑一还是小孩子那时起,就是母女两人了。
为何只有两人呢,父亲是不在了还是离婚了呢,这种事佑一既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私事,而且即使是只有两人,借住两天很快就知道了,秋子小姐和名雪感情很好地过着和睦的日子。
餐桌上有着黄褐色的吐司,橘子汁,以及半熟的蛋,也有放入小蕃茄的沙拉。果汁是自制,刚榨好的,沙拉的调味汁是秋子特制的。看,即使是一份早餐,也可以从中感觉到这个家的和谐。
「我不客气了」
饿着肚子的佑一直接了当地咬了口吐司。秋子端上了咖啡。很棒的香味。嗯,真是平静的冬季早晨哪。
端上咖啡后,秋子就往楼上走去。还听得见的铃铃当-当-哔哔哔哔声停了下来。下楼之时,是佑一把吐司和蛋都解决掉,正考虑着要不要再来杯咖啡的时候了。
「……早安~」
眼皮还半闭着的名雪从秋子后面走了进来。虽然制服好歹算是穿上了,不过好像还没醒过来一样,从头到脚一副摇摇晃晃的样子。
「喵」
嘀咕完不明的声音后,名雪与其说是坐,不如说是倒到餐桌的椅子里了。
「已经清醒了吗?」
「……大概」
虽然声音和表情都是还在睡的样子,名雪只有手动着在吐司上涂着草莓果酱。把染上漂亮红色的面包,慢慢地往嘴边送去。
「好好吃。草莓果酱~」
名雪微微笑着,慢慢地用着画有猫的杯子喝着咖啡。
「我说名雪啊」
「嗯?」
「我也觉得慢慢地用早餐是健康的根源,是件好事没错。可是,时间来得及吗?」
代替时钟功用的,客厅电视播放的节目,已经在播最后的占卜的单元了。
「……没关系的啦。虽然,不稍微跑一下不行」
「那岂不是说有关系吗!」
佑一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一开始等她的时候也是,起床的时候也是,完全不能相信名雪对时间的感觉。
「我在玄关那等着。快啊,名雪」
佑一转入的是和名雪同一个学校。如果不和名雪一起去的话,学校的位置和要怎么走都不知道。
「嗯。很快就过去哦」
说是那样说,结果名雪和佑一出门的时候已经早就过了8点了。
「稍微认真跑的话,就没问题哦」
「好了啦快点!」
第一天就迟到的转学生,岂不是丢脸丢得要命吗。
道路的两侧的积雪堆了起来。
住家的围墙和所种的树上也都积着雪,在朝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佑一可是既没有空闲欣赏景色,也没有时间喊冷,只是吐着白色的气体,一味地跟名雪不断跑着。
「还要几分?」
「还要……5分……6分……7分钟吧……。」
名雪虽然跟着全力跑步的佑一跑了过来,但脸上并没有露出痛苦的表情。佑一想起了名雪说过,我是田径队的队长哦,这件事。
「到了~」
肚子差不多开始要痛起来的时候,两人终于通过了校门。有着既大又白的校舍与宽广的操场,以及除了该处以外校内其余地方都没有的,古典风格的讲堂。许多身着法兰绒上衣的男学生,和穿著和名雪一样的制服的女学生走在一旁。
「来得及了耶。……今天起,这里就是佑一所上的学校哦」
名雪特意地举起手,如同导游一般向佑一介绍着。
这时,不知道是谁从后面轻轻拍着那举起的手。
「早,名雪」
「啊……香里。早安」
名叫香里的少女胸前装饰着与名雪的相同颜色的缎带。也有带着绿色和蓝色的学生。
「话说回来,还真的是奇怪的制服对吧」
男的虽然是老套的深蓝色法兰绒上衣和裤子,女孩子则是在深红色连身装上,搭配白色披肩及大大的缎带。似乎很暖和,以寒冷地方的学校来说是不坏就是了。
「真是失礼。我们学校的制服很受欢迎的。还有女孩子不选学校,而是为了想穿这个制服而跑来考呢」
香里反驳了佑一。然后,
「那,你是谁?」
「你问我是谁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啊」
「是佑一哦。我的那个表哥哦」
「啊啊!是名雪在电话里说的那个人啊」
香里用着好像是懂了那样的表情重新点点头后,
「初次见面你好,我是美坂香里。叫我香里就好了」
轻轻点头露出笑容。漂亮的棕色头发摇曳着。
「我是相泽佑一。也叫我佑一就好了」
「我还是客气一点吧,相泽君」
香里用着好像有点恶作剧的表情笑着。算了,不管怎么称呼都无所谓啦。
「相泽君的班级已经决定了吗?」
香里看来是个干脆积极的少女。
「没有,现在正要去办公室问」
「我和香里在同一个班哦。如果佑一也在同一班就好了呢」
「啊,这个……」
不是同一班倒也没什么关系。说起来,虽然说是自己的表亲,要是让别人知道和女孩子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就读同一个学校,而且还同班的话,还是会觉得难为情。
「如果也在同一班就好了呢」
可是,看到名雪直视着自己这样说着,佑一还是点了头。
「……对啊」
「嗯!」
名雪很高兴地笑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名雪的愿望上达天听了的关系,佑一被带到的教室里,有名雪和香里在。
「我叫相泽佑一。请多指教」
冷淡地说完,鞠个躬后抬起头来时,看到名雪偷偷地挥着手。虽然那只有佑一看得到,佑一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那,相泽就坐那边」
而且导师所说的位置,正是在名雪的旁边,香里的斜前方。名雪笑逐颜开地迎接佑一,香里则看着不知如何是好的佑一脸上的表情笑着。
「那就这样,也有新进来的人,第三学期也顺利开始了」
佑一刚坐下,级任导师就开始讲起话来了。
因为今天是开学典礼,似乎没有正课只有班会时间。佑一一边心不在焉地听着,一边望着要新买的课本清单时,后背被人轻戳了几下。
「嗨」
一回头,就发现坐在后面的陌生男学生看着佑一。陌生是当然的,因为除了名雪之外,所有的人今天都是第一次见面。
「只为了第三学期就买课本很浪费对吧。拿我的课本去拷贝也没关系啦」
「你是谁?」
「我是北川」
「我是相泽」
「这我知道,刚才自我介绍过了对吧」
「听人报上姓名后要回报才有礼貌哪」
「你啊,该不会是个怪人吧」
「真抱歉啊」
「不。无所谓。要看吧,课本」
「嗯」
「喂相泽,转学进来第一天就有话可说啊」
导师苦笑地说着,教室内充满了笑声。名雪和香里也都笑了起来。
我是不太喜欢引人注目的说……。
萎萎缩缩地迎着大家的目光,佑一暗暗地叹了口气。
「那也是没办法的啊,那就是转学生的命嘛」
班会结束之后被香里那样说。
「可是,通常讲到突如其来的转学生的话,应该要是美少女才对啊」
坐在后面的北川也说着。
「是啊。我也习惯了在转入的班级中看到男的一副失望的脸了」
「咦。相泽君这么常转学吗?」
「因为他父母工作的关系啊。小的时候,这边那边到处地搬呢」
「所以这个城镇相泽君也不是第一次来啊」
「啊?」
听到香里说出令人意外的话,佑一看着旁边的名雪。正准备着去社团活动的名雪用着「怎么啦?」的表情看着佑一。
「听名雪说了啊。名雪和相泽君,小的时候经常一起玩对吧」
「是啊……」
可是,佑一解开香里的误会说道,那只是在寒假时来玩而已。
「什么,是这样啊。那就是来到怀念的城镇喽。」
「说是不是怀念嘛……」
不知道。虽然被转学啊什么的许许多多忙碌的事弄得几乎要忘了,不过,佑一并没有从前在这个城镇之时的记忆。
忽然,回想起了今天早上的梦。由于做梦而再次得知的过去回忆。
那一天,在和名雪一起去买东西的商店街上,我……。
「我差不多要去社团了哦」
正好如同是在替佑一的沉默加以衍饰的时机上,名雪说着。
「那,我要回去了」
「那就一起走到楼下的门口吧」
「我也去吧」
「我也一起走吧」
结果,香里和北川也一起,四个人一个个往走廊上去。
一边走着,名雪一直笑容满面地对佑一说着话。
「佑一,已经记得香里和北川君了吧?」
「总算是吧」
「喂喂」
北川不出所料地指摘着。
「然后啊,刚才走出教室时打招呼的是齐藤君。」
「哦」
「加加油,再记36个人哟」
「……我会努力」
「加油,哦」
名雪稍微把双手身到前方握了握拳。
「名雪,你经常那样说耶」
香里说道。
「嗯。在社团活动前什么的,这样一说就会有精神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听名雪那样说就没力了呢……」
「可以这样说」
是这样子吗,名雪说着,香里和北川则笑着说,没错哦-,这样。
从丰富的转学经验中来看,佑一有着这三个人原本就是一个小圈圈,而现在正提议着让我也加入成为四个人的小圈圈那样的感觉。
「话说回来,佑一不参加社团吗?」
名雪把话转到佑一身上。
「我还是不了」
佑一立刻说着。倒也不是说不管怎样也不想加入,只是由于觉得从刚才开始,名雪似乎因为很在意佑一而说了不少话的样子。
从名雪的性格看起来,不管是好是坏都应该不会是意识得到这种细微末节的人。是我自己自我意识过剩。
「……真可惜。不过,那也没办法吧」
可是,一看到名雪那柔和的笑容,对于无法回想起过去的自己,对于想排拒这个城镇的自己,罪恶感反而更重了。
「那么。我想先到其它地方去」
刚到出入口,佑一便一个人快步走出学校。
名雪,香里,和北川都来不及对匆忙离开的佑一说什么,只是歪着头感到诧异的样子。
当然,不熟悉这个镇的佑一,根本不会有什么要去的地方。
只是,今天发生了许多事感到很疲倦,想要早点一个人深呼吸几口气而已。
即使现在回家,因为秋子还在工作,所以只有自己一个人而已。
不过,要是待在寂静无声的家里,好像只是更会想到些不必要的事情,所以佑一就到商店街去了。
以车站为起点,包夹着大马路,呈十字形延续下去的大型商店街,是很适合打发时间的地方。佑一寻找着日常生活上会有需要的便利商店,书店,CD店什么的,四处遛哒着。
在小的时候,也一定来过这边好几次吧。
可是现在看起来,也不太知道这街道是已经变了呢,还是完全没变。
佑一突然在一家店前停下脚步。卖儿童取向用品的杂货店。是在圆拱门旁,卖着男孩子喜欢的游戏啊玩具等,女孩子的则是装饰品和漂亮文具之类的店。
我确实在今天早上,在梦中看到了这家店。
还是小孩子的我在这等著名雪……然后……。
「那边的那个人!」
「……咦?」
咚咚。
……接着,背后忽然挨了一记擒抱。
「呜咕……好痛哦~」
在摇摇晃晃的佑一正后方,一个小个子,背上长着翅膀的女孩子,用着连指手套按着鼻头。
……等等,翅膀?
「呜咕……明明说了让开了~」
「说了吗?」
少女仍旧是露出一副半哭着的表情擦着鼻头,不过另一只手则紧紧地握着棕色的纸袋。
看到那个样子,在佑一心中,忽然有某个东西开始连结起来了。
夕阳时刻的商店街。哭泣的女孩子。手上拿的棕色纸袋。
「喂」
「啊,总之等会儿再说!」
少女拉着佑一的手跑了出去。
「我现在被人追着呢!」
「你说什么?」
佑一跟着完全不知道是哪来的少女一起跑在商店街上。
觉得确实在早上,也是这样子和女孩子拼命地跑着……。
在视野的角落上,女孩子一跑,白色的翅膀就轻轻地摇动着。
之后如同在变戏法那样地东跑西跑,最后,少女穿过了商店街的小路,在尽头处的空地上停下脚步。
「跑,跑到这边的话,就没问题了吧……」
哈,哈,地喘着气,少女更握紧了纸袋。
「话说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被谁追着啊?」
虽然想问的事很多,总之佑一先从近处开始着手。
「这种事情我是不能说的」
少女露出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
「因为我不想把无关的人也牵连进去呢」
「我是觉得已经完完全全地被牵扯进来了就是了」
「呜咕……啊,对了。你要不要也吃一个?鲷鱼烧」
少女很明显地扯开话题后,从纸袋中拿出一个热腾腾的鲷鱼烧。
「……不要吗?」
看到佑一不拿,少女摆出一副诧异的表情。
其实刚才佑一一面跑一面偷偷转过头去。
一个穿著围裙的老伯,一面左顾右看地找着什么人,一面在商店街上跑着。虽然无法确定,不过那不就是在商店街上看过的鲷鱼烧店老伯吗。
从常理上来想,要说拿着装有鲷鱼烧纸袋的人被鲷鱼烧店的老伯追逐的原因是什么的话,那就只有一个而已。
「鲷鱼烧啊,刚烤好的时候是最好吃的哦」
少女自己也从纸袋中取出一个鲷鱼烧,一口从头咬住吃了起来。
看到那样子,佑一也感到饥饿难忍了。
而且,由于傍晚的风,刚才奔跑时所流的汗很快地就冷了下来。
我需要吃一点热的东西。
「……给我一个」
「嗯」
很快地咬着鲷鱼烧,佑一边嚼边对少女说道。
「可是,等有钱的时候要乖乖付帐啊」
「……呜咕……」
两个人把放在空地的旧轮胎当椅子坐,吃着鲷鱼烧。
佑一拿了一尾,而少女则是吃着第三只。
「体型小小的却吃得很多嘛」
「才不小呢。你是学生吧。我和你年纪差不多嘛」
「真的吗。背上还背着那样的翅膀说」
「……翅膀?」
少女把大大的眼睛睁得圆圆的,歪着头。
「翅膀,是什么?」
「翅膀就是翅膀啊。你背后背着的翅膀」
虽然一开始看起来像是真的长了对翅膀,不过仔细一看,翅膀是装在背包上的。
「背后……」
少女站了起来往后转。当然身体一向后转,背后的翅膀就转到前面来了。
「看不到啦」
少女为了看翅膀骨碌骨碌地回转了好几次,都没看到。
「呜咕……看不见……」
看着在空地上一个人转圈圈的少女,佑一的怀疑变成确信了。
没错。
这家伙是个怪人。
佑一已经忘了没多久前自己也被同班同学这样说过。
「我说啊。你脚就别动,只把头转到后面去试着看看」
「……嘿哟」
照着佑一的话一做,少女好像终于看到了翅膀,笑了起来。
「哇啊,真的耶」
少女摇摇后背,动着翅膀。
「可爱的翅膀~」
「你不知道自己的背包上有翅膀吗?」
佑一用手试着摸摸轻轻上下跳动的翅膀。是用塑料还是什么作的轻巧翅膀。
「一定是现在正流行这个呢」
「所以我说啊……」
唉,也好。
小个子,如同少年般腿细细的,自称「我(ボク)」的少女,与那个如同玩具一样的翅膀相当地合适。
「我叫雅哦」
吃完最后的鲷鱼烧,少女把空纸袋「啪!」地一声捏扁。
「月宫雅」
这样说起来,佑一终于也想起了自己还没告诉对方自己的名字。
「我叫佑一。相泽佑一」
「佑一」
雅重复着佑一的名字。
「佑-一-君?」
「嗯。怎么啦?摆副奇怪的脸?」
「奇怪的脸是多余的啦……」
雅用着似哭似笑的复杂表情,重复着「是佑一君吧」。
「我说啊」
「嗯?」
我们,该不会以前就见过吧?
「……没事」
虽然想问,不过佑一迟疑了。
虽然雅确实是个奇怪的家伙,不过跟她一聊心情就变得轻松起来了。
好不容易轻松起来的心情,没有必要特地把回想不起来的过去扯进来吧。
橘色的晚霞,不知何时,变成了带淡黑的蓝色了。
「那,今天就到此说再见了哦!」
「对啊」
「如果能再见面就太好了呢」
「……好吗?」
「呜咕……好啦!」
呜咕似乎是雅的口头禅的样子。下次再见时,佑一想着,给她模仿一下看看。
「是啊。能再见面就好了哪」
「嗯!」
雅用着很有精神的笑脸点点头。
对于诚恳地露出笑脸的自己,佑一稍微感到不好意思。
在一边说着「再见哦」不断挥着手一面跑开的背影上,翅膀摇摆着。
佑一连她是要回哪儿去,也不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