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lint10000 的博客

 
 
 

日志

 
 

Kanon官方小说-Vol1.雪の少女 part2  

2008-12-13 21:03:44|  分类: acg相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章 很喜欢猫

糟了……。
「太阳~,太阳出来了哦~」
昨天忘了先要名雪换一个闹钟给我了……。
「吃完早餐上学去哦~」
「是是」
佑一从毛毯中,只将手伸了出去把闹铃停住。用手盲目地摸着,抓住枕边的遥控器,把空调的温度调高。
虽然不管在哪,冬天的早晨都令人难受,可是来这边之后更是格外难忍。佑一在床上懒洋洋地动着,在室内差不多暖和了起来之后起床。
趁还没忘去换个闹钟吧,佑一敲了敲名雪的房门。
「起床了吗?」
不可能起来了吧。过了一会,虽然听到了那个闹钟的大合唱,但如同预料中的一样,屋内没有人的动静。佑一姑且说声我要开门了之后,轻轻把门打了开。
「呜哇……」
铃铃铃铃铃铃当-当-当-哔哔哔哔起床!起床!起床!叮叮叮叮叮叮叮。
房间中吵杂到好像塞满的不是空气而是噪音似的,吵得要死。架子,桌上等等,所有的地方放置着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可爱的,漂亮的,连设计得让人感到有点恐怖的都有,一大堆闹钟。那些东西正一起响着。
在那当中,名雪用着安稳的表情,很舒服地呼-呼-睡着。
穿著有印有猫脚印的睡衣,旁边躺着青蛙的布偶这点虽然像小孩一样,散在床单上的长发和闭着眼时眼睫毛的样子,非常地有女人味。
真可爱啊……。
不对!
在此之前应该先怀疑在这种状况下还真的能够睡着的名雪的神经吧,我啊!
「喂,名雪! 起床,名雪」
佑一好像想抹去自己一时之间心动了的心情似的,故意用粗暴的声音叫著名雪。
「呼-」
「起床-!」
「呼-」
「起--床---了----!」
「……呼-」
哈,哈……。
「怎么了吗,佑一」
楼下传来秋子小姐的声音。明明是用着连一楼都听得到的声音在喊,名雪却好像听不到一样。
「对不起……没有什么事」
还是等会儿让秋子小姐来叫吧,不用摇的是叫不起来的,佑一这样想着,决定要放弃之时,名雪「呜咪」的一声,摇了几下头,睁开眼睛。
「……咦……佑一……?」
名雪好像嘀咕着为什么在这儿呢,还是什么的样子,不过闹钟太吵什么也听不见。好了总之把闹铃关了下楼吧,佑一用手势这样说明着。
「真是太难得了呢。名雪居然会很正常地起床下楼」
秋子小姐在早餐桌边感动着。
「那样子真能够说是正常地起床吗?」
「从今天起,每天早上都让佑一去叫名雪起床如何呢?」
不愧是名雪的母亲,秋子小姐所说的话完全偏离了主题。总之佑一坚决地拒绝了秋子的提议。
「佑一,昨天直接回家了吗?」
名雪在旁一边把果酱涂在吐司上一边问道。
「没有。顺路到商店街去了。也有些想要记住位置在哪的店」
「也对呢。不过,那儿跟以前来的时候没有什么变哦」
「呃……我好像是,忘了不少东西的样子」
「这样吗?」
名雪把正往口中送去的土司停住,特意地看着佑一。
「真抱歉哪」
「抱歉什么呢?」
「没事」
佑一咕噜地一口喝下咖啡后起身。因为在被名雪直视着的时候,一瞬间感觉到好像是被同情着,或是被责备着那样子的感觉。
「快点。要走啦,名雪」
「还早啦」
名雪好像觉得很美味似地一口一口吃着吐司。
「早餐啊,仔细品尝地吃比较好吃哦」
「好了快点。你说的还早一点也靠不住不是吗」
佑一强迫名雪把早餐结束掉。
后来到了学校佑一才发觉,结果又错过了要说闹钟的事。
「啊! 那,你们是住在一起吗!?」
休息时间的时候,因为北川惊讶地大喊一声,教室中所有的人都往这边看了过来。
「不,那是-」
「嗯,对啊」
佑一和名雪同时说道。
「今天早上,是佑一叫我起床的」
哦哦-,的一声,这回是班上的人们骚动起来了。
「喂喂喂喂」
「真能干啊,相泽」
「什么嘛,人家还有点想追相泽君的说-」
之类的,连奇怪的意见都混了进来,佑一和名雪完全变成了注目的焦点了。
刚才,被北川问到家中的电话号码,佑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之际,名雪在一旁说出了家里的号码。
佑一对于没有事先阻止名雪说出住在一起的事情,感到极为后悔。
名雪则是轻轻地眨眨眼,一边倾着头表示不解,一边用着若无其事的表情,向在一旁的香里问道,
「大家在吃惊什么啊」
这样子。而好像原本就知道这件事的香里,则摆着一副伤脑筋的表情笑着说,到底是什么呢,这样。
「只是现在而已。事实上本来是预定要等春天以后全家一起过来,可是因为学校的关系,所以只有我先过来寄住」
感到自己的脸红了起来,佑一觉得很丢脸。
「所以,为了报答让你寄住,就叫水濑起床这样吗?」
被远处座位上的某个人这样一说,佑一不由得发起火来。
啥屁话! 我也不想到这来啦!
「有什么关系。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私事,这样戏弄人真没礼貌」
香里要是没在这时帮腔,事态搞不好会演变的有点糟糕也不一定。
「嗯,没错。本来就是表兄妹嘛」
北川也立刻站到佑一这边来。
由于两人的话,使得要闹起来的教室恢复了原本的气氛。佑一叹了口气,双手托腮。
之后,由于有好几个同学以这件事为借口来搭话而变得熟了起来,因此佑一觉得,被人知道跟名雪住在一起,倒也不尽然都是坏事。
可是,即使是如此,名雪还是什么事也没有多加考虑。没有得过头了。
好像是佑一自己一个人在那觉得浮躁不安。所以,
「嗯,佑一。我啊,后天社团活动休息哦,一起去商店街嘛」
下课后,当名雪这样来约自己时,也是,
「不用了」
这样子冷淡地回绝了。
「有间蛮大的CD 店就是了,不过是在有点难找的地方哦」
「我会自己去找啦。喂,已经是该去社团的时间了吧」
「嗯……那,找不到的话再告诉我哦,佑一」
名雪笑着挥挥手,往社团教室所在的大楼去了。
佑一自己一个人刚走出了大楼出口,外面,又下起了雪。
没带伞。
虽然为了解闷想再去商店街,不过看这个雪的状况也不太可能去了。
佑一稍微把背包顶在头上跑了出去。
昨天的那个家伙……吃着鲷鱼烧,名叫雅的女孩,今天也会在商店街吧。
一面跑,一面想起了那个让背包上的翅膀啪哒啪哒拍动的小小身影。
第二天,佑一没用闹钟就醒了过来。
「这个」
在早餐桌上,将录有名雪声音的闹钟直接往前一推。
「不好意思,可不可以换别的给我」
「咦」
吃着涂有草莓果酱的土司,面露幸福表情的名雪就那样停住不动。
「……呃,那个啊。嗯,就是说,我啊,一早也有点爬不太起来,所以,这样,早上要稍微有点震撼力的,呃其实现在这个也已经很有震撼力了就是啦不过-」
「嗯。知道了」
名雪保持着原来的笑容点点头,再度一口一口吃起土司。
「今晚,我拿最大的那个闹钟到佑一的房间去吧」
「……」
因为原本还以为名雪会有点失望,或者是抱怨说「人家特别拿了喜欢的给你说」的,佑一稍微有点泄了气的感觉。
「我吃饱了」
名雪将橘子汁喝光,用餐巾擦了擦嘴唇。
「今天很快嘛」
平常总是好好吃个2 片的,今天却只吃1 片就停了。
「因为昨天和前天都用跑的的关系,今天想要走着去啊」
「这样啊」
不过,搞不好,是因为在意刚才我的闹钟的事,所以就吃不太下……不对,名雪的神经应该不会那么纤细吧……呃呃-!
「咦。咖啡很苦吗,佑一」
秋子看着佑一的脸说道。
「不,今天的也很好喝」
佑一慌慌张张地摆出笑脸。搞不懂。
例如虽然觉得名雪的睡脸很可爱,可是一被名雪温柔地对待,就感到很懊恼。而若是想到是不是被名雪的那种不对头的感性弄得自己浮躁不已,只要一想到是不是有点伤到了名雪的心的时候心就痛了起来。
我究竟是怎么了啊?
总觉得在回想不起来的过去之上,又新增了一项烦恼的来源。
佑一和名雪走在比平常要稍早一点的街道上。
昨天的雪已经停了,今天是久违了的好天气。可是,即使是出了太阳,果然还是很冷。风吹过刚积起来的雪上,雪花如同白烟般飘扬着。
名雪一句话也不说地走着。
「喂」
就在其实也没什么话题而佑一正试着找话说时,名雪突然停下了脚步。
「……啊」
名雪那平时好像总是看着稍远处的视线,很稀奇地,正紧紧地盯着某一点看着。
视线所指的是对面人家的屋檐。
「怎么啦?」
「有小猫咪哦……」
「啥?」
确实,在屋檐上有只深咖啡色的猫蹲在那儿。前脚折入身体下方趴着,好像打着哈欠似的,喵呜,地叫着。
「那只猫怎么了?」
「好可爱……」
名雪用着有点甜甜地沙哑的感觉,让人觉得稍微有点不妙的陶醉声音说着。看着猫的眼睛,已经有点泪汪汪的了。
「可爱吗?那个,不就是只板着脸的普通猫吧」
「很可爱啦-!」
突然被一下子反驳着,佑一不禁吓了一跳。那个名雪居然会有这么快的反应。
「说什么那只小猫咪不可爱的,佑一,你很奇怪耶。好可爱哦……会不会让我摸呢……好想摸一摸,抱一抱哦……」
名雪的口吻渐渐回到了原本的慢调子,好像被什么东西拉着一样,摇摇摆摆地走近猫所在的屋檐。猫虽然有注意到名雪,可是却不逃走,似乎是在观察状况的样子。虽像是野猫,不过已经习惯和人相处了吧。
「小猫」
不过,佑一反射性地抓住名雪那正开始伸向猫的手,加以阻止。
「呜」
名雪也反射性地要把那手挥开。可是佑一并不放开名雪。
「不行」
「讨厌啦。猫-,猫-」
名雪好像小孩子那样地闹别扭叫着猫。
「不行啦,你不是对猫过敏吗?」
被这样说着,名雪用着惊讶的表情回头。
「记起来了吗?还记得吗,以前的事,佑一……」
「刚刚突然想起来的啦」
仍旧恍恍惚惚的记忆中,忽然,好像浮起了个场景似的,出现了名雪和猫的样子。
抱着猫,泪流满面的小名雪。表情很困扰的秋子。
「人家,最喜欢小猫咪嘛」
拼命摸着猫的小名雪。鼻头变得赤红,正要把猫靠在脸颊边磨擦着。
「现在也还没治好吧。摸了猫的话,那张脸就会没办法去学校了哪」
「没关系啦。佑一,放手啦」
「放手的话你就要往猫那儿去是吧。」
「因为,那是小猫咪嘛。」
「这根本不算是回答!」
佑一抓著名雪的手腕强迫拉着。
「佑一讨厌……小猫咪……小猫咪,可能是被丢掉的猫耶。可能是肚子饿了哦。人家包包里有点心要给小猫咪啦。」
「好了过来!」
「呜-……」
被拖着走的名雪,两脚在雪地上拉出了两条线。
即使到了学校,在开始上课前,名雪也一直说着小猫咪小猫咪的。
话说回来,这边的学校课程进度比以前的要快,佑一完全不知道课在上什么。
自然地,上课中发呆的时间变多了,觉得好像半睡半醒的样子。
小猫咪,吗……。
斜眼看着在一旁的名雪。名雪正集中精神听着老师的话。
拿来记笔记的自动铅笔上,也装着只大大圆圆的猫。
这么说起来,名雪的睡衣上有猫脚印的花纹,经常穿的轻外套上也有猫的图案。
名雪真的是很喜欢猫。
虽然如此,可是却不能摸猫。
没错……那时也是……。
名雪第一次捡到猫,正是佑一到水濑家来玩的时候。
走在路上发现猫的时候,佑一也在一起。名雪说她从路边的纸箱中听见咪-咪-的叫声。一看之下,发现箱子被胶带封着。是丢猫人不经意的行为吧。名雪和佑一努力剥开胶带打开箱子。虚弱的,才刚睁开眼睛的幼猫求助地叫着。名雪便抱着幼猫回家。
「妈妈,这只小猫咪好可怜哦。养在家里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绑着辫子的名雪,一面哭一面求着秋子小姐。
秋子小姐当然是答应了,可是从那天晚上起,名雪的样子就变得很奇怪。
「呜呜……嘶……」
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名雪的哭泣声,佑一跑去找秋子小姐。
「怎么啦,名雪」
「身体,好热哦」
和蜷缩在被单中的小猫一起睡的名雪脸颊一片通红。虽然秋子急忙地让她喝下儿童用的退烧药,可是名雪一整晚哈啾哈啾地,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第二天,到医院去的名雪,被诊断出对猫过敏。
没有办法,秋子小姐告诉名雪不能养小猫。
「妈妈一定会帮牠找个饲主的。」
「不要……人家要养啦……这只小猫咪,人家要养啦」
名雪抱着小猫哭泣着。伤心的眼泪和过敏的眼泪一起流着,流得满脸都是泪。
「人家,最喜欢小猫咪了啦」
「名雪……」
从一开始便一直看著名雪的佑一,看到名雪的眼泪之后,忍不住了。
「没关系啦,名雪。总有一天,名雪长大之后,一定会有能治好对猫过敏的药。这样子,名雪就一定可以养猫了」
「真的?」
「嗯。是真的」
虽然什么根据也没有,可是佑一因为想要安慰名雪而点了点头。
「太好了……」
名雪虽然一面哭着,但终于露出了笑容。
那只小猫,最后被一对和蔼可亲的老夫妇收养了。
很可惜的,虽然现在也还没有治疗对猫过敏的药,可是名雪爱猫这点似乎是没变的样子。
即使是过敏也不在乎,拼着命要喂饲料给野猫的名雪。
不只是猫,名雪也捡回从巢中掉下来的雏鸟啊,不知道从哪逃出来的兔子等等,用心照顾着。
这么说起来,现在是捡了个记忆不清的别扭男孩子照顾着,这样吗?
「什么啊」
佑一对于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而小声地笑着。
名雪立刻注意到了那声音而看了过来。佑一则保持着冷淡的表情摇了摇手。
「我回来了~」
那天名雪不寻常地晚归了。即使是因为社团所以会比佑一晚回来,但那已经是连秋子也回到家,差不多准备好晚餐的时候了。
「哎呀。怎么了呢名雪」
「没事……」
「可是,你的脸不是很红吗?」
「没有什么事啦-」
在客厅看电视的佑一,装着要去厨房拿饮料,跑去看名雪的样子。
「很快就会好了……哈啾……晚餐,是什么?」
名雪的确鼻头红红的,两眼稍微含着泪。
佑一立刻知道名雪身体不舒服的原因了。
制服的披肩和裙子上,黏着一些猫的毛。
「晚餐是馄饨汤就是了」
秋子将手按著名雪的前额。名雪说了声没事后,把手拿开。
「我喜欢馄饨汤。先去换衣服了哦」
名雪还是一面哈啾地打着喷嚏,脚步轻快地爬上楼梯。
「喂」
佑一从后面叫着。
「什么事? 佑一」
名雪在自己的房门前停下回头。
「脱下制服后,好好用刷子刷一刷啊」
「……」
「要不然,还会再过敏哪」
「佑一,眼力很不错耶……」
「我不是要说这个」
「嗯。会用刷子刷的,谢谢」
不用客气,话题不对头也不是今天才开始的。
「……那,找到了吗。白天那只猫」
「嗯。在离早上时不远的地方哦。那个啊,就算我接近过去,那只小猫咪也没跑,让我摸了呢。即使抱起来它也没有不高兴哦。」
名雪好像是回想着猫的触感那样,把手掌置于胸前合起来,闭上眼睛。
「暖暖的,软绵绵的呢……小猫咪……」
佑一想象著名雪一面泪流满面,一面和猫玩耍着的样子。
一定是,一边呜-,呜-,猫-猫-什么的那样子说着,连自己是个人类也忘了,很幸福的样子没错。
「真抱歉啊」
「什么事?」
「明明说了会有治猫过敏的药,可是却还没有」
「……啊……想起来了啊,以前的事」
佑一点点头。名雪笑着。
「接下来如果也能一点一点想起来就好了呢」
「这个嘛……等等,所以说现在不要再扯我的话题了啦」
佑一轻轻拍拍名雪的头。名雪喊了声「痛」之后,用手按着头。
「嗯……可是啊,没有过敏的药也没关系哦」
「为什么?」
「因为,不管有没有过敏,我非常喜欢猫这点都不会变的」
「……这样啊……」
对于说着,嗯嗯,点着头的名雪,佑一感到一种近似于尊敬的感觉。
如果我站在名雪的立场,即使喜欢也无法抚摸的猫就一定不会想摸了。不止如此,还会对于自己明明喜欢猫却因为猫而过敏觉得怨恨,说不定想说,够了,什么猫不猫的,最讨厌了,这样子也不一定。
以前也是,现在也是,名雪她完全没有操心啊盘算啊的,对于喜欢的东西是很直接的。
---对我一定也是这样吧。
对这一阵子的名雪所抱持的复杂心情,佑一觉得似乎缓和下来了。
「啊。对了」
名雪先走进房内,辛苦地搬着一个大到能够一个人环抱的大闹钟走了出来。
「佑一说了有震撼力的闹钟才好对吗。这个,我也很少用,一定可以一下子醒过来哦」
「不用了」
要是用那种巨大的闹钟,可能会一早开始就对心脏很不好。
「这样啊? 那……」
「用那个就好」
「那个,是?」
「嗯……还是,有你声音的那个闹钟就好了。」
「……嗯!」
看得到名雪的眼神闪耀着些许光芒,是佑一多心了吧?
第二天放学后。
「名雪今天社团活动休息对吧」
「嗯」
「那,要不要一起去商店街。我之前虽然说不要,不过要自己一个人找CD 店,果然还是蛮麻烦的」
「嗯。好啊」
「两位要一起出门?」
香里好像听到了佑一和名雪的对话。北川也在旁另有含意地笑着。
「可没有特别打算要只有两个人出去啊」
「香里和北川君要一起去吗?」
「我要打工」
「我今天还是不了」
香里用着一副好像别有含意的表情笑着。佑一觉得,一开始自我介绍的时候,好像也看过香里的这种表情。
离开学校后不久,两人便和香里和北川道别。
商店街上正值冬季大拍卖之际,十分热闹。
「这家店卖的漫画是最多的哦」
「这儿啊,是这条街上拉面最好吃的店哦」
不愧是当地人,名雪对商店街很熟。
开在有点难找的地方的CD 店位置也从名雪那得知了,佑一找了找想买的新作品。
之后,名雪的脚步停在店旁一家叫「百花屋」的咖啡店前。
「佑一,这儿的草莓圣代非常好吃哦」
「哦」
「很好吃耶,这儿的草莓圣代」
「……哦哦」
「草莓圣代啊,非常好吃」
「知道了知道了! 去吃就行了吧!」
「佑一要请客哦」
「呜……」
一直让她带着路,佑一这时也不能说不要。
有着深咖啡色地板,绵质桌巾,墙上挂着花圈的百花屋,的确是女孩子喜欢的店。
虽然佑一感到不太好意思,可是看到很高兴地吃着草莓圣代的名雪后,心里也觉得无所谓了。
「草莓果酱也是,圣代也是,名雪还真喜欢草莓啊」
「嗯。最喜欢了。……所以,可以再叫一份吗?」
「今天钱不够了不行」
「那,如果哪天够的话就会再请吗。好好哦。」
一跟草莓扯上关系,名雪的反应就变得很敏锐。
走出店以后,名雪说要到钟表店去看一下,因此佑一就在店的前面等著名雪。
这时,不知道被谁从后面拍了一下背。
「名雪吗?」
一回头,看到有翅膀的背包,外套,以及连指手套。今天好像没有鲷鱼烧的袋子就是了。
「午安,佑一君」
「什么啊,是雅吗」
「呜咕……说什么啊的太过份了啦……」
「仔细想想确实不会是名雪哪」
佑一是面对着店门站着的,名雪不可能在自己没发现的时候绕到后面。
「……名-雪?」
念着没听过的字,雅歪着头。
「吃的东西?」
这时,刚好名雪拿着一包东西走出商店。
「那个就是名雪啦,要吃吃看吗?」
「呜咕……」
「佑一?」
名雪交互看着雅和佑一。
「喔。这个是雅。职业是鲷鱼烧小偷。」
「呜咕……好过份哦……」
「鲷鱼烧小偷?」
「不,不是啦。我在那之后好好的跟老伯伯道了歉,付钱了哦。那时是因为肚子实在是很饿嘛」
「那时?」
佑一向一头雾水的名雪简单地说明了和雅认识的经过。
然后,是把名雪介绍给雅。
「这是目前让我寄住的人家的女儿,也是我的表妹」
「住在一起吗?」
「嗯,是啊。现在是」
「这样啊……」
雅用着好像有点眼睛一亮那样的眼光,看著名雪。
「嗯,我可以叫你小雅吗?」
名雪先搭起话来。
「嗯,小雅就可以了」
「叫我名雪姐姐也就可以了哦」
「麻烦死了拜托不要」
佑一从旁插嘴。
「真可惜……」
名雪稍微耸耸肩。
佑一比较着站在一起的名雪和雅。
苗条的田径选手体型,长发,一副做着安稳的梦那样表情的名雪。
身材娇小,如同男孩子那样瘦瘦的,很有精神的双眼总是活灵活现地转动着的雅。
虽然两人外表给人的印象相反,可是好像对于佑一的烂个性(真没礼貌)这点意见相符的样子,很高兴地聊着。
「小雅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没有事的话,名雪邀请着雅说道,一起回家吃个饭如何。
「对不起,我……有点事」
雅的眼神,一下子暗了下来。
「有事吗?」
「……我,是在这边找个东西啦」
「是要买东西?」
「不是。是掉的东西。在找到以前,每天都打算来找」
「我们也一起找吧?」
雅摇摇头。对于雅一但不再很有精神地笑,看起来便那么令人惊讶地瘦弱,虚幻,佑一感到很吃惊。
但,那样的表情只出现一下子。
「那,要再见哦。小雅」
「再见啊」
「嗯,再见。名雪姊,佑一君」
道别之时,雅又回复了原本的笑容。
「小雅真是可爱呢」
两个人走到家附近时,名雪说道。
「可是是个怪家伙啊」
「她应该不想被佑一这样的怪人说怪吧……」
「喂」
「佑一说和小雅是3天前第一次见面,真的吗?」
「是啊。怎么了?」
「……我觉得好像听过的样子呢。以前,和小雅见过吧……或许只是听过雅这个名字而已也不一定啦」
「……」
名雪所说的,该不会是和佑一丧失的记忆有关的事吧。
若问为什么,那是因为佑一在碰到雅时,也觉得有某种怀念的感觉。
「我和那小子是3天前刚见面的啦」
不过佑一还是认定和雅是刚认识的。
回忆之门一点一点地打开,倒也不是那么痛苦的事。也有像是名雪对猫过敏这件事那样,因为回想起来而觉得心情变得轻松的时候。
可是,雅不行。至少,现在不行。
虽然不知道为何不行,可是在佑一心中,有着某个东西强烈地抗拒着把雅和回忆连系在一起。
秋子小姐似乎已经回到了家,一打开家门,就闻到了晚餐的香味。
「还是应该邀请小雅来的呢」
「是啊」
佑一故意扯开话题。
「对了,你在钟表店买了什么?」
名雪好像一副说着,问得好啊,那样地笑着。
「闹钟」
「啥!?」
房间里闹钟叫成那样还不够吗!?
「现在再增加闹钟也起不来吧,名雪」
「这次买的很大,明天开始没问题的」
所以才买的嘛,名雪一副很有信心的样子点着头。
「你啊,就是这个样子让房里堆满了闹钟对吧?」
「呃……」
会起来的嘛,虽然名雪嘴上这样说着,可是佑一确定那是不可能的。
当然,第二天早上的结果和确定的一样。
      第三章 两人独处

「来,亲子饭久等了!」
「抱歉——,大碗的C餐还没好吗?」
「今天的炒面面包已经没有了呢」
午休时的餐厅好像祭典一样热闹。
「真厉害啊——」
虽然转学进来差不多一周了,来餐厅还是第一次。佑一望着宽敞的大厅不禁呆住了。
「在干啥啊,好东西要快才买得到哪!」
北川拉着佑一排到买餐卷的队伍后。
「第一次过来的话,有可能会被这儿吓到呢。」
香里一面排到后面一面说道。
「我今天要买A餐。」
名雪似乎已经决定要点什么了。
这个学校的餐厅,设在校内风景最好的地方。圆形的大厅,周围全部都做成玻璃窗,中央是厨房兼柜台。
「刚改装好很漂亮,好吃量多却又便宜,在附近也可以买得到饮料和面包,所以餐厅是非常受欢迎的。」
香里解说着。
一听到那样肚子更觉得饿了起来。佑一比较着柜台上放置的样品照片及价格,犹豫着要点猪排套餐呢还是蔬菜炒肉套餐。
「我要A餐」
「对A餐还真是执着哪」
香里再次解答佑一的疑问。
「A餐中,除了主餐以外还附有草莓的点心对吧」
「嗯!」
原来如此,难怪名雪会坚持。
「不过,A餐的话不是排在这耶」
北川说道。
「咦……是这样吗……」
「北川每天来餐厅,算是职业级的了吧。再早点告诉她不就好了」
「我现在才知道水濑是要点A餐啊。」
「算啦算啦」
很稀奇地,佑一替香里和北川打着圆场。
名雪重新排到其它队伍后面,之后再大家会合。
可是,佑一,香里和北川都拿着午餐的托盘,但名雪还是空着手站着。
「怎么啦。突然下定决心要减肥什么的啊?」
佑一虽然装着傻,不过名雪只是一副伤心的样子摇摇头。
「A餐,卖完了啦」
「点其它的不就好了」
「有草莓点心的只有A餐而以啊」
「餐厅可不是百花屋啊」
「呜-……」
「要草莓的话,下次再到百花屋请你吃草莓圣代吧。」
「真的?」
名雪的表情立刻开朗了起来。真是有精神的家伙。
「所以赶快买别的过来啦。我们在这等你。」
「嗯!对不起哦,香里,北川君。我去买很快就会好的咖哩饭」
名雪快步地跑向卖餐卷的地方。真是个麻烦的家伙啊,佑一这样说完,一回头,就看到香里和北川两人一面别有意味地笑一面用手指互相戳来推去的。
干什么啦,佑一说着,故意硬挤入两人之间。

.........


「那,我今天会早点结束哦」
「喔。那我在那个书店等着」
名雪「嗯!」的一声点点头,啪哒啪哒地快步离开教室。
「什么事,约会吗?」
过来问的照例是香里。
「不是啦。之前在餐厅说过要请名雪吃草莓圣代对吧。今天听说是百花屋打折的日子,所以就选今天去啊」
「哦-」
「香里你那张脸,好像是知道什么秘密那样子让人很在意哪。」
「我什么都不知道哟」
从正在交谈的两人旁边,有个同学走了过去。
「再见,美坂,相泽」
「拜拜」
「明天见啊」
佑一向着他稍微举起手。看到这个情形的香里说道,
「相泽君也很习惯这边了不是吗?」
「大概吧」
「我啊,和一开始比起来,觉得现在和相泽君容易谈话多了」
也许是那样也不一定。虽然佑一对学校本身还不太习惯,不过已经能够自然接受香里,北川,以及名雪在自己身边这件事了。
虽然在记忆这点上还是一片模糊,可是现在也没有特别因此而感到不便。
「老实说呢,一开始还觉得说,没想到相泽君原来是个可怕的人啊,这样子。现在已经知道那是误解了」
「没想到,是什么意思? 我和香里不是在之前才第一次见面吗?」
「啊……嗯,是啊。没想到只是个用辞而已」
总觉得很可疑。总有一天要和香里好好谈一下。
「我们也差不多该走了吧。相泽君要去商店街? 那,到门口前一起走吧」
是看穿了佑一的表情吧,香里很快地一个人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因为觉得即使不直接到书店去也还有时间,佑一便一个人跑到游乐场去看看。虽然是试玩了一两次刚进来的新作品,不过要是玩过头,要请名雪的钱可能就会用完,因此适度地玩一下就停住了。
一走出灰尘味很重的电玩店,在店前又遇到了雅。
雅抱着鲷鱼烧的袋子。
「又是鲷鱼烧吗?你还真喜欢这个啊。」
「嗯,我最喜欢鲷鱼烧了。佑一君也要吃吗?」
喔,的一声在即将伸手之际,佑一停了下来。
「不。今天还是不了」
「没关系啦。今天的已经乖乖付了钱了。老伯也说啊,你这么喜欢我这儿的鲷鱼烧就给你一点优待吧,这样,多给了两个耶。看!」
雅打开抱子给佑一看。里面堆着有5条冒着热气的鲷鱼烧。佑一被馅的甜味和皮的芳香混在一起的香味引诱着。
「……可是,等等可能要去吃甜的东西,所以下次吧」
「这样啊……和名雪姊吗?」
「因为一些事被陷害了哪」
「名雪姊和佑一君,感情很好呢。」
雅脸上露出有点寂寞的表情。
「普通罢了。你要不要一起来百花屋?虽然我想没有鲷鱼烧圣代就是了。」
喂等等,这样不是也得请这家伙了吗,糟了,不该去游乐场的。
「我就不用了啦」
「别客气啊」
万一不够就向名雪借吧。
「真的不用了。先走喽,再见哦。佑一君」
雅摇晃着和往常一样背着的背包上的翅膀,跑走了。
之后和名雪见面时,佑一虽然一时有想到要和名雪谈雅的事,不过因为名雪很高兴地说,今天把草莓圣代当成目标跑结果创下好成绩了哦,因此错过了说出口的机会。
名雪和佑一如同预定的一样到百花屋吃了草莓圣代。
「我吃完了!」
发出当啷一声,冰淇淋汤匙在玻璃容器中转着。
名雪好像满足了。
「我好幸福~」
名雪的身体左右摇摇,用着陶醉的声音说道。
「不含税880 圆,加上今天打折,这样就幸福的话好真是便宜啊」
「嗯!」
一走出店,倾斜的夕阳将商店街染成一片橘色。
「回家时,秋子可能已经回来了吧」
「对啊。……啊」
到了商店街最前端,名雪忽然停了下来。
在那儿的是拱门旁卖以小孩为对象的东西的杂货店。在回到这个城镇的晚上所做的梦中看过,而且和雅第一次见面时也是在这个杂货店。
「佑一,看那个」
名雪指着在店门前排放有五彩缤纷的玻璃珠的架子。
放在大玻璃瓶中的许多玻璃珠,在夕阳照射下闪闪发光。
名雪好像被那里面的纯红色的玻璃珠吸引。
「好好哦……我想要那个玻璃珠」
「玻璃珠什么的,买来作什么啊」
「什么都不做啊。只是带着而已」
佑一看了瓶子下方一个20 圆的标示。
「唔……一个左右的话,我是能买给你啦。」
「真的?」
「是一个啊。20 圆」
「一个就够了。谢谢你,佑一」
名雪就像是拿到了零用钱的小孩一样,紧紧握住佑一从钱包中取出的10 圆硬币2枚,拿着一颗玻璃珠走向商店的收款机去。
「久等了~」
名雪一边微笑着一边走回来。手掌上有个小小的,红色的圆珠子。名雪和,红色的,圆珠子。红的,圆圆……的,红色的眼睛……。
「怎么了呢佑一。又想起了什么吗?」
「不……不是很清楚,算了。回去吧」
佑一轻轻地摇着头把牵念挥开,先快步起身走了出去。对于一点关联也没有就涌现出来的,甜甜的,悲伤的,那样的感觉感到困惑。
夕阳已经落到街道的对侧去了。
一回到家,发现秋子小姐还没有回来。
「怎么了呢。早上的时候什么也没有说啊」
「总之先换衣服等等吧」
不久,换好衣服的两人下楼走到客厅时,电话响了起来。
「你好,这是水濑家……啊,妈妈」
果然是秋子小姐打来的样子。
「嗯嗯,今天,和佑一啊,顺便到商店街去了的关系嗯……咦,这样啊?嗯。知道了。没问题啦。嗯。那,妈妈也不要太辛苦了哦。门会关好的。嗯,那,加油哦」
「怎么啦?」
「妈妈说,今天工作忽然变得很忙,会很晚回来。今天晚上说不定要在那边过夜也不一定」
「是那样吗?」
「妈妈说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会放不下心回来,不过有佑一在的话就没问题吧,这样子」
「呃……嗯,那,也是没错,啦」
佑一用着食指轻轻抠着脸颊。有小偷或是什么的话确实是没有问题啦,可是秋子小姐不会担心其它的事吗?
虽然说是表亲,也算是年轻的男孩子和女孩子的两个人,在同一个屋檐下单独相处……。
「既然这样,今晚就由我来做晚饭吧。让佑一看看我料理拿手的地方哦」
没有在担心的好像不是只有秋子小姐而已。
名雪摆着“加油”的姿势,显得干劲十足。
……唉,算了。也就是说相信我到这种程度了吧。
「佑一也会帮忙对吧」
「喔。讲到料理,我曾经把杯面的汤留下来当成高汤用过的经验。来,告诉我我要做的事吧」
「晚餐做好的话再叫你,佑一把碗盘排好就好了……」
名雪叹口气,拿起秋子小姐的围裙。
佑一倒卧在客厅的沙发上开始看电视。
不时从厨房传来名雪的声音。
「佑一。牛蒡丝里面喜欢加辣椒还是不喜欢加?」
「加是无所谓,不过加太多就讨厌了」
「配醋吃的和味噌口味的火锅,喜欢哪一种啊?」
「味噌味的话,会放奶油吗?」
「如果佑一喜欢就放啊」
「放进去吧」
「嗯」
最后当家中充满着香味之时,佑一忍不住走到厨房去看。
「快好了哟」
穿著围裙的名雪头也不回地说着。真可爱啊。真有点想要从后面抱上去撒个娇哪。
「哇!」
我,我在想什么东西啊。
「名雪,盘子!」
「我没有准备沙拉耶,要吃吗?」
「不是。是把我该排的盘子给我。我现在工作欲望正强得很」
「……虽然不太懂,不过碗和盘子在右边的橱子里哦」
「好。」
佑一当啷当啷地排着碗。对于那一瞬间的甜蜜想象觉得非常不好意思。
什么都不知道的名雪,戴着果然还是有猫图案的隔热手套,拿着砂锅过来,将它放在佑一在餐桌上安置好的保温炉上。
「好,完成了~」
一打开盖子白烟就一下子冒了上来,味增汤中煮着的鸡肉啊抱啊香菇啊等等载浮载沉地动着。另外,桌上也有牛蒡丝和烫菠菜。
「我开动了」
佑一先用筷子试着放在一旁的牛蒡丝。味道和要求的一样,是恰到好处的辣味。
「好吃」
「火锅里有放奶油,所以也很好吃哦」
名雪用着大大的陶瓷汤匙帮佑一装了一碗。是味道浓郁,热腾腾的,从身体内部起整个都暖和起来的味道。佑一默默地感动着,又盛了一碗。
「多吃一点哦。不过,要稍微留一点妈妈的份」
「噢,当然」
来到这个家后,第一次只有两人一起进餐。
「妈妈现在还在工作吧」
名雪一边呼呼地吹着豆腐,一边说道。
「真辛苦。不过,秋子阿姨真是伟大哪。一面工作,还总是能够把家里的事照顾得无微不至的。」
「嗯。我觉得最自豪的,就是妈妈哦」
名雪看着秋子小姐平常坐着的空座位。
「这个火锅的作法,也是妈妈教的呢。」
「难怪这么好吃」
「啊,可是也有用我自创的方法哦」
「是是是」
用到一半,名雪突然站了起来,
「雪又开始下了呢」
说完,把客厅另一侧的窗帘打开。
向外一看,因为积雪反射的光显得略带白色的庭院,又看得到雪飘落下来了。
「一边欣赏雪景一边吃火锅,真是风雅啊」
「佑一,才几岁而已说话真老气。不过,真的很风雅呢。」
外面在下雪。
眼前则是热腾腾的火锅。我也差不多吃饱了。能让佑一高兴就太好了,名雪似乎很高兴地这样说道。
用完餐后,两人在客厅中一边吃着橘子一边看着电视。
「佑一,洗澡水差不多好了哦」
「哦」
佑一一边站起来,一边不小心脱口说道。
「总觉得,这样子好像是新婚夫妇一样哪」
「啊!?」
名雪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看到那个样子,佑一也一样不好意思起来了。
「呃,那个,我那种说法可没有什么奇怪的意思啊」
「我知道啦……」
「那么,我先去洗了」
「请去吧」
总觉得今天好像泡澡泡到有点头昏的感觉。
洗完澡到客厅去,发现名雪在沙发上打盹。
「名雪。要睡到自己房间去睡。会感冒哪。名雪」
佑一轻轻摇著名雪的肩摇。
「嗯……」
这时名雪好像撒娇似地抓着佑一的手,似乎是用抓着的手摩擦着自己的脸颊那样。
名雪的脸颊碰起来很柔软。
「名,名雪……」
「嗯……妈妈……」
……原来啊。
是睡昏了,把我当成秋子阿姨吗。佑一好像是松了口气又好像是觉得有点可惜那样地笑着。
「是我啦。是佑一。好了名雪,总之先起来吧。要是你真的在这睡着的话,我可没有自信能把你叫起来。」
「嗯……啊,对不起啦~」
名雪好像终于搞清楚状况了,慢慢地从沙发上爬起来。
「我也去洗个澡后睡觉吧」
「去吧」
剩下一个人后,佑一想到,刚洗完澡后喝杯牛奶会很舒服吧,于是打开冰箱。虽然住住人少,但水濑家的冰箱却相当大。那是因为对料理很拿手的秋子小姐在冰箱内除了放做饭的菜以外,还放了自己做果酱啊酱料啊等等的关系。佑一在冰箱中央发现了装着一人份的牛蒡丝及菠菜的餐具。用保鲜膜好好地包了起来。而且在冰箱旁的手推车上,还放着两个做好的握寿司。
一定是名雪做的没错。是考虑到了当秋子小姐在深夜或明天一早一身疲惫地回来时,可以立刻拿来吃而这样做的。
佑一心中升起一种温暖的感觉。
这对母女,真的是感情很好,能够互相帮助哪。
「好舒服!」
过一会儿,名雪洗完澡回来了。
从湿润的长发中散发着洗发精的水果香味,佑一的心中,还稍微在扑通扑通地跳着。
「咦。佑一,还醒着吗」
「你说还,不是才刚过9点不久吗?」
「已经是深夜了哦。不快点睡不行」
「你啊,平常到底是几点睡啊?」
「9点左右吧」
「现在连小学生也不会在那种时间睡啦」
「是那样吗……呼……」
名雪一副好像在忍住不要打哈欠的样子。好像真的已经很想睡的样子。
「你啊,去2楼睡觉去吧」
「嗯。佑一呢?」
「我……对了,刚才洗澡间的电灯,是不是有点一闪一闪的?」
「好像有吧」
「我把它换过之后,就回自己的房间去。有预备的吧?」
「嗯。在洗衣机旁的柜子最下面一层有哦」
「好」
「怎么了呢,突然那样」
「没什么。只是刚才心里放不下罢了」
「……嗯……」
什么我也是寄住在水濑家,希望能够为秋子阿姨和名雪做些事情,那种让人不好意思的话根本说不出口来。
佑一一个人换过了洗澡间的灯泡。
仔细想想,两个人都已经洗完澡了,没有必要特地在昏暗又视线不清的夜晚来换才对,不过因为也不好退缩了,佑一便固执地把它换好。
爬上2楼时,已经是一片寂静了。
名雪一定是一下子就睡着了没错,佑一这样想着,也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不过,佑一当然不知道。
那天夜里,名雪在床上,很稀奇地一直睡不着这件事情。
(总觉得,这样子好像是新婚夫妇一样哪)
名雪在心中不断地回想着佑一说的话,自己一个人翻来覆去的。
新婚夫妇。
我,和佑一吗?
不对啦,我们是表亲哦。
佑一不过是被气氛影响所以那样说而已。
而且,因为佑一他……还没有想起来。
重要的事。
对于我和佑一来说的,重要的事……。

第二天早上,佑一醒过来后到1楼去,秋子小姐已经在准备早餐了。
「早安,佑一」
「早安……秋子阿姨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呢?」
「一大早。差不多是两个小时前吧」
「咦。不睡没有关系吗?」
「今天请假了,所以我等送佑一和名雪出门后再去睡」
秋子小姐微笑着说完后,就到2楼去叫名雪起床了。
「早安~」
名雪和摇常一样一面打瞌睡一面下楼,在早餐快要吃完之时终于清醒了过来。
过了一晚之后,就是和平常没有两样的早晨了。
昨晚,和名雪两人独处的时间,彷佛是梦境一样。
但。
「名雪,你还在吃吗?」
「嗯。没问题的哦,上学不会迟到的」
「你的没问题跟本不能相信啦。好,这个我帮你喝掉」
佑一一手拿起印有猫的杯子,站了起来单手插腰,一口气喝下名雪的咖啡。
「啊」
名雪抬头看着佑一。干嘛,有什么不满吗,佑一正想那样说时,名雪很害羞地低下头去。
此时佑一也突然发觉了。
刚才,我把嘴唇碰上名雪的嘴唇碰过的杯子了。
这个,该不会是间接接吻……。
「好! 那就走吧,名雪」
「嗯!」
两个人用着夸张的干净俐落动作拿起包包换上鞋,走出家门。
秋子小姐一面倾着头,一面笑着目送两个人。
那么说起来
「秋子阿姨的工作,是什么啊?」
一面走着(有时也还是跑个几步),佑一问著名雪看看。
「是什么呢……」
「啊?」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耶」
名雪的表情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由于名雪对于秋子是绝对地信赖着,所以即使不知道也不会放在心上也不一定吧……。
「嗯,无所谓啦」
基本上,也包括了明明是名雪的母亲却年轻得让人讶异这点,秋子小姐身上充满着让人无法理解的事。
不过她对佑一很亲切,做饭又拿手,佑一完全不觉得有什么困扰。
佑一就那样子不再继续追问秋子小姐的事了。
在世界上,也有许多保持着让人无法理解会比较好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