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lint10000 的博客

 
 
 

日志

 
 

Kanon官方小说-Vol1.雪の少女 part3  

2008-12-13 21:05:44|  分类: acg相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章 雪兔子

低头从图书室的窗子往下看着体育馆旁的通路时,正是练习完毕的田径社刚好要回去的时候。
社员的人数是12,3个人左右吧。在围成一圈开注意事项会议的圆圈中央,名雪站在那儿。
是在连络还是在提醒什么东西吧。名雪的脸很认真,和佑一平时常常看到在那边“呼——”打着瞌睡的名雪比起来,好像是另外一个人一样。
那个家伙,还真有社长的样子哪。
「辛苦了」
「辛苦您了——」
最后,连关着窗子的图书室里,都传进了精神十足的招呼声。社员们一个接着一个撤回到社团教室用的大楼去。佑一抱着之前拿了过来的名雪和自己两个人的包包,摇摇晃晃地走出图书室。
到了社团教室大楼旁,换完衣服的名雪刚好走了出来。
「啊,佑一。」
名雪立刻看到佑一,跑了过来。佑一则默默地将包包递给名雪,一起走着。
「名雪学姐,那是男朋友吗?」
从后方传来女孩子的声音。好像是名雪的学妹在开着玩笑的样子。
「是表兄妹啦」
名雪回过头去笑了笑,那就先走啰,学妹们这样说完后挥挥手。
「辛苦了——」
「很像配呢,学姐——」
「祝您幸福——」
「……喂,被学妹那样子说没关系吗?」
佑一把脸仍旧朝向前方,用姆指往后指着。
「我们虽然是运动性质的社团,不过大家感情都很好,所以不要紧的哦」
不,不是那个意思。
是想问,学妹把我当成你的男朋友,没关系吗,这样啦。
唔,确实每天也都是一起上学,这一阵子也几乎都是一起回家,就算学妹们误会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所以……你啊,不否认没关系是哦。
「书念的如何呢?」
名雪没察觉佑一的心情,突然就转开了话题。
佑一摇了摇头。
「果然,要赶上进度很辛苦呢。」
这一阵子,佑一放学后一个人留在图书室,想要补上和之前学校进度的差距,可是并不顺利。尤其是,一碰到本来就不拿手的古文啊英文等等的时候,光是把书开着也念不下去,没有进展。
「如果加点油,佑一的话很快就会追上来的哦」
「是那样就好啦」
「加油,哦」
名雪摆出了小小的拿手必胜姿势。
然而到了第二天,残酷的考验突如其来地朝佑一袭击而来。
「恩——,虽然平常第三学期只有期末考没有期中考,不过这次,特别决定要举行实力测……」
导师话还没说完,教室中忽然就充满着嘘声的浪潮。
「安静! 这个测验要拿来当做明年升学就业指导的参考,所以大家要好好用功。那么,今天到此为止」
尽量把要说的说完发下考试时间表之后,导师就好像逃跑着似地结束掉放学后的班会离开了。
「玩真的啊……」
佑一不禁趴倒在桌上。
「考试,真讨厌呢。」
听到名雪在一旁说着,无力地抬起头点了一点。
「我也以为第三学期只会有期末考而已,所以这一阵子都没有念书呢」
「真受不了啊——」
坐在后面的北川也那样说道。
「好像是在突击检查一样呢」
香里也露出不满的表情抱着手腕。
「而且第一天就有世界史哦。我最讨厌要背的东西了啦」
「我是,除了现代文和英文之外都不行。」
北川抱着头,名雪叹着气。佑一则是
「这个考试是「校在欺负转学生啦!」
这样子,放弃了似地叫着。
「对了。香里,教教我嘛」
名雪对着香里,合掌说道。
「与其要别人教,我觉得自己念会比较有效率就是了」
「可是,到处都是不懂的地方呢。对吧,佑一和北川,也是一样对不对。」
「对。」
两个男的同时点头说道。
「恩……那么,今天放学后,到图书室吧。名雪有社团活动吗?」
「恩。不过,会早点结束之后到图书室去哦」
就这样子,决定了四个人的读书会。
「香里,谢谢。欠你一次哦」
「说欠不欠的太夸张啦,名雪」
接下来,香里说想打个电话然后离开之后,佑一问著名雪。
「香里她,该不会是很会念书吧?」
「一直都是学年第一名哦」
「啊!」
「从一年级开始就一直是第一名呢。香里真是太厉害了呢」
「……哇——」
在刚知道的一瞬间是吓了一跳没错,不过讲起来倒也不意外。香里在同伴们之间感觉起来也很成熟,给人一种什么事情都知道的感觉。
「让香里教的话,我也多少有点希望吧」
「恩。加油,哦」
可是,一试着让她教起来,就发现香里相当严格。
「相泽君,忘了翻出这个what的话,意思就完全不对了啦」
「所以说,基尔特(guild)是指中世纪的工商业者协会,和公元前没关系不是吗,北川君」
同时照应着佑一的英文和北川的世界史,还一边毫不留情地核对着问题的解法。
「唉……」
北川和佑一,又同时叹着气垂下头去。
「香里老师,太严格啦~」
「这样子我要是能考得和香里差不多的话那真是奇迹哪」
「奇迹?」
香里稍稍皱起一边的眉头看着佑一。
「所谓的奇迹,就是因为不会发生所以才叫奇迹哪相泽君。」
「……」
「相泽君要是努力的话,不用期待什么奇迹也会考得好的啦」
「是这样就好啦」
「那,下面的问题,加油吧」
「唉……」
到名雪结束社团活动回来之前,3个人一直是这种状况。

佑一们影印了香里的笔记带回家去。
吃完晚餐洗完澡,佑一虽然坐在很少面对着的桌子前打开了印好的东西,却没什么进展。
「唉……」
在图书室念还比较好哪。要是没有看着别人在一旁念书来刺激自己的话,我好像是提不起干劲来的样子。
名雪她,还在念书吧。
佑一看着枕边的闹钟。这下肯是是睡死了吧。虽然英文那边有想要问她的问题,我也等明天再说,现在先睡吧。
然后,房门响起了『叩,叩』的声音。
「佑一,可以进去吗」
「恩。」
在睡衣外披着外套的名雪走进房间来。
「晚安」
「怎么啦,在这种时间」
快要12点左右,对自己而言虽然算是很平常的时间,可是名雪还醒着这点,简直是奇迹。
「考试,准备得顺利吗?」
「这可不是我自夸,完全不行。」
「我也是,不行……」
「唉……」
名雪和佑一叹着今天不知道是第几次的气。
「在图书馆和大家一起念书的时候,我比较念得下去呢」
「我也是」
「那,现在,也许比起一个人来,也是两个人比较好也不一定呢」
「……可能吧」
「一起念书嘛,佑一」
这样好吗。虽然说今天秋子小姐在,可是在深夜,两个人在同一个房间里……
「佑一,会麻烦吗?」
「不。也对。反正也有很多想要问你的地方」
「恩!」
那么,如果到我的房间的话,有桌子也有座垫,所以到我的房间去嘛,名雪这样说着,佑一便拿着自己的笔记和念书的东西离开了房间。
总之,现在不要想那些多余的事,先念书吧。
虽然从外面往里头看过了好几次,不过进到名雪房间这点,这还是第一次。
大小和配置明明应该跟佑一的房间没什么差异才对,女孩子的房间就是有什么地方不一样。许许多多华丽的闹钟,颜色漂亮的窗帘和床套。微微地发出像是名雪所用的洗发精的气味。
「不用客气坐下吧」
被她拿着带有花纹的垫子请自己坐下,佑一抱着种不好意思的心情坐了下去。
「那就,开始吧」
名雪立刻打开课本开始读了起来。佑一也打算解决掉不拿手的英文,一手拿着字典将题库本翻开。
「……佑~一~……」
不过,还没5分钟,名雪就发出好像很难过的声音,因此佑一的注意力就立刻分散了。
「什么事」
「……我,好困」
名雪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好像猫一样用着睡衣的衣领摩擦着下颚。
「好困,这,不是才刚开始念而已吗?」
「可是好困」
果然,下定决心这点是不错,可是对于一天要睡上10个小时的体质来说是做不到的吧。说着说着,名雪的眼皮好像已经快黏起来了。
「喂!」
要是名雪现在睡着的话,连我也会想睡起来了。
「如果念到一半睡着的话,要叫我起来哦」
「到那时,就在你脸上涂鸦」
「不要在人家睡着的时候恶作剧啦……」
「要是讨厌的话,就专心用功」
不过这时名雪已经没有响应了。
「……呼——」
啪。
佑一把题库卷起来,敲了名雪的头。
「……好痛」
「要是还念到一半就睡的话我可是还会再敲的啊」
「呜……」
之后,两人一边不断地重复着“呼——”“啪”的,一边继续用功。
「……打得太过份了,头好痛」
「是因为名雪要睡的关系啦」
「因为,很想睡嘛」
「我也是很想睡啊」
从开始用功算来,快过2个小时了。
「振作啦。振作精神撑过去,名雪」
「……恩。加油,哦……呼——」
啪。
两人在之后虽然也努力了,不过好像在雪山上遇难的登山者一样,慢慢地觉得比起念书,没办法睡觉更之要重要了,因此佑一便决定该结束了。
「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吧。第一天开始就冲的话,明天起也会受不了哪」
「……明天,也要一起念吗?」
「呃。啊。那个,如果名雪愿意的话」
「我啊,想和佑一一起用功哦」
名雪用着由于睡意而变得模糊不清的声音同意着。
「像从前一样……」
「从前?」
不记得对吧。
名雪的眼神虽然有些寂寞地那样说着,然而语气和平常没有两样。
「从前,我们两个人曾经一起写寒假作业哦。那个时候,也是像这样在我的房间里打开课本……是佑一最后一次来家里的那年吧。我一说想睡佑一就会生气」
「……」
佑一试着在脑海中浮现幼年时代的自己和名雪这样子对坐着的情形。但是并不顺利。正要连系起来的回忆,不一会儿就笼罩着一层白色云雾般的东西消散而去了。
「对不起哦。说了奇怪的话」
佑一摇摇头。
这是为什么呢。佑一的记忆,在毫无预期的状况下明明是会浮现起来的,试着回想的时候却会消失不见。
刚回到这个城镇之时,连去回想都觉得令人讨厌。
然而,现在---对于失去与名雪之间难得回忆的自己感到气愤。为了和名雪……为了我对名雪的感情,明明是很想再次回想起来的。
「一定是,有过悲伤的回忆哦」
名雪好像看穿了佑一的想法似地,静静地说道。
「发生过很悲伤的,因为太过悲伤了,放在心里的话心好像会碎掉一样……让佑一伤心到把自己的回忆关闭了起来的,那么悲伤的事」
「名雪……」
你是知道的吗。在我来到这个城镇的最后那年,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呢。
「可能是,发生过这么让人难过的事也不一定呢。」
然而,名雪却把所说出来的话弄得不明确了起来。
回想起那件事情来,是佑一的工作哦。我正等着佑一自己回想起来。
在短暂的沉默之间,佑一觉得听见了名雪的内心这样说着。
「考试,要加油哦」
名雪回复成往常的样子,微微笑着。
「对啊……不加油不行哪」
「那么,晚安」
「晚安」
然而,明明是很困,但佑一回房间后还是睡不太着。
发生过伤心到把自己的回忆关闭了起来的,那么悲伤的事。
可是,我一定得要把那件发生过的事情,回想起来才对不是吗。
黎明之时,似乎又下了点雪的样子。
早晨的校园,因洁白光滑的雪而闪烁着。
佑一和名雪在那雪上,用着全身几乎都要倒了下去的速度跑着。
「哈啊……哈——……」
「今天也……总算是……来得及了,呢……」
「……喔……」
喘着气不太说得出话来。因为昨晚用功的后遗症,今天早两两人都结结实实地睡过头了。
今天的第一节是体育。由于在上课之前要换衣服,时间比平常更少。佑一匆匆忙忙地往出入口去。可是,名雪却蹲在校园的角落。
「怎么了。是肚子什么的痛了吗?」
「不是」
仔细一看,名雪在角落的草地上做着雪兔子玩了起来。
「你啊,还有时间做这种事吗?」
「不是我做的啦。可是」
雪兔子好像被没注意的学生踢开的样子,外形坏得很严重。在白色的身体半边,印有沾着泥土的脚印。
名雪小心地拨去泥土,开始把崩散的雪集中起来。
「时间还够吗?」
「可是,雪兔子好可怜」
名雪没有带手套。直接触碰着雪的手立刻红了起来。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冷,可是名雪却毫不在意地固定着雪。
就算是做出来的,名雪也没办法放着看来很可怜的雪兔子不管哪。
「真是没辄。我也帮忙吧」
对那样的名雪没有抵抗力的我,也是一样让人觉得没辄。
「谢谢,佑一」
「因为你笨手笨脚的,要是一个人弄的话第一堂课都会结束了对吧。」
然后两个人就把雪聚集成一座小山,作成一个椭圆球型的样子之后,插上了根叶子当耳朵。也装上红色的果实当眼睛。
「好,完成了」
「可是,有半边没有眼睛呢……」
是被踢到的时候不知道滚到哪儿去了吧,红色的果实只有一个而已。
「对了!」
名雪将手伸入制服口袋中,取出了红色的玻璃珠。
那是之前佑一在商店街买给名雪的玻璃珠。
「佑一,把这个用在小兔子身上可以吗?」
「你啊,难道是拿着这个到处跑吗?」
「……因为,这个是佑一送的嘛」
名雪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咬着嘴唇。糟了,好可爱。佑一的心情变得既高兴又想快点逃开。
「所以,虽然也是很重要的东西……不过,雪做的小兔子……」
名雪说着什么说到一半停了下来。
「我无所谓啊。」
我自认很了解名雪的个性。
「因为只有半边的眼睛,也蛮可怜的。」
「恩!谢谢你,佑一」
装上闪闪发光的新眼睛,两人的雪兔子完成了。
雪兔子。
……对了,在那一天的,最后的记忆当中,的确是有过一只红眼睛的雪兔子。
可是……感觉起来,那并不是让人难过的回忆。
不,虽然可能是让人难过的也不一定,然而,是更温柔的……彷佛是治愈着伤痛那样的……。
不行。记忆又逃掉了。
「大小,有一点点不同呢」
名雪看着雪兔子说道。
「唔,那点事就别在意了」
佑一避免让名雪察觉自己现在的心情,若无其事地说着。
「也对呢」
这时,在穿堂那边传出了声音。
「喂,相泽,在干什么啊?」
是北川。已经换好体育服了。糟糕!
「快点! 名雪!」
「恩!」
佑一和名雪往教室猛冲而去。在跑到学校来的疲惫感还没消失的状况下,全力在校园里奔跑,花个3秒换完衣服后又跑去上课。
「很有精神嘛相泽,热身运动已经OK了吗?」
体育老师说完后班上的人们笑了起来,不过佑一累得连响应都没有办法。
「话说回来,今天学生的体育是马拉松。我期待着相泽跑步的样子哪」
还玩真的哦……。
名为马拉松的痛苦回忆,把佑一之后的所上的课的记忆都封闭了起来。
「佑一,今天上课的时候一直在睡呢」
也可以那样说。
「因为昨晚睡眠不足加上跑步很累啦」
「那,今天要怎么办? 留下来念书的事」
被香里问着,佑一稍微考虑之后答道。
「我……今天PASS吧。明天,如果可以的话再拜托了」
「可以啊」
香里出人意料地好像对于扮演严格老师的角色感到愉快的样子。那么,今天就好好地教一教北川吧,她这样子说完后,就带着一脸无奈的北川走掉了。
「我要去社团了哦」
「连考试前也有活动还真辛苦哪」
「因为考试来得比较突然的关系啊……」
道别之后,名雪也离开了教室,佑一则一个人离开了学校。
虽然很累是真的,可是却不想直接回家休息。
佑一的脚步走向商店街去。
从初次见面时就感觉到了。
在那儿的少女,握有唤醒我记忆的关键。

「鲷鱼烧两个……不对,要4个」
「好喽。现在才刚烤好的哦」
佑一接过了店里的老伯递过来的褐色袋子。
「您这的鲷鱼烧真好吃耶」
「哎呀,多谢啦」
「我是因为每次都来这边买鲷鱼烧的女孩子给我一个才知道的哪。记得吗?小小的,背着长着翅膀的包包的女孩」
「恩恩,那女孩我熟」
老伯不断地点着头。被白吃白喝过那当然是会记得了吧。
「平常都是傍晚的时候来,今天还没出现哪」
「是吗?」
「那个孩子,说老伯这的鲷鱼烧,有回忆的味道。还说第一次吃的时候,是小时候的好朋友给的。听到这种话,老伯也好高兴哪」
真是段佳话呢,佑一点点头,离开了鲷鱼烧店。
寒冷的风咻咻吹过商店街。佑一从手上暖烘烘的袋子中,取出一只鲷鱼烧,咬在口中。
这时。
「好像很好吃呢,佑一君」
彷佛那就是招唤咒文一样,不知何时,雅就站在身边。
「果然啊,用鲷鱼烧来钓香鱼(注:香鱼音同雅)的战术成功了」
「有这种说法吗?」
「别在意那种小事。要吃吧?」
「恩!」
雅用用有连指手套的手接过鲷鱼烧,一边说着好好吃哦,一边一口一口咬着。
一面吃着,两人的脚步自然而然地往商店街尽头的空地走去。
最初和雅见面之时,两个人也在这边一起吃了鲷鱼烧。
「今天,没有和名雪姐一起吗?」
「她有社团活动」
「是什么社团呢?」
「田径社。虽然她那种样子,好像还是社长」
「好厉害哦……」
「不过,现在考试快到了,所以应该没什么办法认真跑吧」
话说回来──佑一正打算这样子说着转换话题时,雅先一步说道。
「名雪姐的名字,真是个好听呢」
「是谁一开始把那搞错弄成吃的东西的名字啊?」
「呜咕……欺负人……」
「一直光说名雪的事情干嘛啊」
「因为……」
雅露出好像既害羞又不知如何是好一样的复杂表情。
「佑一君好像很珍惜名雪姐,而且说着关于名雪姐的事情的佑一君,看起来很快乐的样子……痛」
佑一轻轻地敲了雅的头。
「那种费心的事可不像是你会做的啊。」
「呜咕……也不要打人嘛……」
「吵死了」
就因为知道自己的脸稍微红着,所以想要快点把这个话题结束掉。
「对了。虽然我和你啊,是在我这个月初来到这个街上时,因为你偷鲷鱼烧而我是事后从犯而认识的。」
「事—后—从—犯,是什么?」
「被卷进犯罪事件当中不得已只好加入的人。」
佑一只帮自己说话地解释着。
「呜咕……我已经和老伯和好了哦」
「我知道。所以说,我想讲的不是那件事」
佑一用着认真的态度之新把话题说清楚。
「我们应该是在这个月才刚认识的。……可是,其实我,在和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明明是第一次却觉得有种怀念的感觉哪。」
「……佑一君……」
雅的大眼睛睁得更大了。佑一从袋子中拿出剩下的两条鲷鱼烧,一个给自己,最后一个拿给了雅。
「这个鲷鱼烧,小小的女孩子,以及,这个天空的颜色」
佑一抬头看去。在这个多雪的城镇的,灰色的冬季天空。不过,傍晚时云层经常断开,从空隙中看得见美丽的夕阳。黄昏时刻倾斜的光线将云染上颜色,整个天空隐隐约约地一片红。
雅的脸颊,背后背着的白色翅膀,也都染上了淡淡的橘色。
「雅。我,从前就曾经见过你不是吗?」
佑一直视着雅。
这时,感觉内心深处的门扉一下子打了开来。
我最后一次来到这个城镇的那个冬天。
我在这个商店街,认识了一个少女。
没错,和名雪去买东西的时候……看到一个女孩子在哭,我就出声叫了她。为了安抚她而买了鲷鱼烧……然后,两个人一起去玩,在之后,名雪生了气。
「明明说了好几次等一下的」
没错。
为什么一直记不起来啊?从那时开始我和那个女孩熟了起来,在那一年,我丢下名雪一个人,每天只和那个女孩玩不是吗?每一天,和那个女孩一起,看着这个城镇的黄昏不是吗?可是那个女孩……还有名雪……。
「我曾经说过,我在这个街上找东西对吧」
雅没有回答佑一的问题。
「雅。」
感觉记忆的门扉又再次关闭了起来,佑一焦急地抓着雅的手臂。雅则继续说了下去。
「那个啊,是非常之要的东西呢。所以,虽然和我的学校方向不同,我还是一直来这里找哦」
「我……」
佑一放开了雅被自己紧紧抓着的手臂。
想要回想起从前的事。名雪说那应该是让人伤心的回忆。然而也正因此,那记忆不能依赖别人,必须靠自己本身来取回才可以。
「在找的东西,要是早点找到就好啦」
佑一说道。
「恩。」
雅笑了起来。然而,那和往常有精神的笑容有些不同。明明是笑着,却十分地虚幻,是彷佛就要那样子消失在薄暮当中的笑容。


      第五章 礼物

在车站前的长椅上,男孩子一个人正哭泣着。
那是我。
佑一这样想着。我会看着小孩子的我,就是意指,这似乎是在梦中的样子。
男孩子───佑一用着手背不断地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哽咽哭泣着。已经有好一段时间这个样子了。
发生了令人难过的事。佑一完全无能为力。无力的孩童,只能不断地哭泣而已。
究竟是哭了多久呢。到了傍晚,经过车站前的人变多,雪又开始飘然落下之时。
「……终于找到了」
在低着头,哭得泪眼模糊的佑一眼前,有双女孩的鞋。抬头一看,是长长的辫子,冷得发红的手,以及手上的白色雪兔子。
那是名雪。
「因为你没有回家,所以我一直在找哦」
「……」
「有想让你看的东西」
名雪把放在手中的雪兔子拿给佑一看。
「看,这个,叫做雪兔子哦」
名雪努力地向哭泣着的佑一露出笑容。
「是我做的呢。因为,我不太会做,所以花了很多时间……是努力做出来的哦」
这个冬天,佑一几乎没有和名雪一起玩。只一起做了一次作业,之后就一直和别的女孩子玩。名雪很寂寞吧。现在,佑一也正为了那个女孩哭泣着,名雪也应该知道这件事才对。明明是那样的。
「可不可以收下这个呢。佑一」
在手中,稍微溶化的雪兔子,那红色的眼睛好像眼泪一样发着光。
「佑一明天就要回去对不对。虽然,又会有一段时间见不到了……不过,到了春天,变成夏天,过了秋天,这个街上,又开始下雪的话」
名雪弯着腰,窥伺着佑一的脸。
「又会再过来看我对吧」
「……」
「虽然只能准备这样的东西,可是,这是我给佑一的礼物哦」
「……」
「虽然……我一直没办法说出来……可是我一直……喜欢……」
叩,叩。
听到敲门的声音,佑一醒了过来。
「……佑一? 睡着了吗?」
「不,还醒着」
没打算要睡的。晚饭之后,在等着去洗澡的空档稍微躺了一下,好像就睡着了的样子。
「今天也要准备考试对吧」
「是啊。现在就过去,等我一下」
「嗯」
不过,在梦到那个梦之后,总觉得,不太能够直视名雪的脸。
「今天是理科吧。加油哦」
说声『加油』之后,名雪握住她爱用的,装饰着大大的猫饰品的自动笔。
「我说名雪啊,其实我很想问问,那个自动笔,不会难用吗?」
圆圆的猫看起来很重的样子。
「一点点而已」
「看起来非常难用就是了哪」
「才没有那种事呢。那是我很喜欢的嘛」
「是吗」
「……咦。我还以为佑一会说『想锻炼个臂力什么的是吗』这样呢」
「变聪明了嘛,你啊。」
在那场梦境之后,今天也没什么附和着吐槽的力气。
之后,两人暂时默默地看了一阵子书。
是刚才小睡了一下的关系吧,佑一今天不太想打瞌睡。
名雪也是,虽然有时『呼——』了起来,被佑一敲,不过好像比昨天习惯晚睡了的样子。
「呼……」
告了一个段落,佑一喘口气。
「累了吗?」
「有点想要休息一下哪」
「那样的话,有个让脑筋清醒的好地方哦」
名雪站了起来,打开房间的往阳台的门。夜晚的冷空气呼的一声吹了进来。名雪就那样子到了阳台,挥着手要佑一过去。
佑一提心吊胆地走到阳台去。虽然是有两双拖鞋,不过地上的雪冻结着很容易滑倒。差一点就要倒下去,让名雪看到自己难看的样子了。
「回去吧」
「才刚出来而已呢」
名雪笑了起来。
今晚,很稀奇的,是看得见美丽月亮的夜晚。
从阳台上看着的庭院,以及家家户户,都覆盖着白雪微微发亮。
名雪长长的黑发被月光穿透着,看起来很漂亮。
「……辫子,已经不绑了吗?」
无心地,脱口说着。
「辫子?」
「从前,有绑对吧……小学生的时候,我来到这个镇上的时候」
「想起来了吗?」
名雪突然抬起头来。
「嗯」
话一出口,佑一,就已经无法压抑住追逐着记忆奔跑着的内心了。
「雪兔子……还有,为我做雪兔子的,绑着辫子的女孩的事」
「是吗……」
「我不向那个女孩子道歉不行。为了我作了雪兔子的女孩,我却……」
「我啊,是个傻瓜哦」
名雪背向佑一,打断了他的话。
「一直抱着从前的事情不放……」
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其它原因,名雪的肩膀微微震动着。
「抱歉了」
佑一忍不住从后方抱住了名雪。温暖的,柔软的女孩子身体。
「抱歉,名雪……我……」
「因为我是傻瓜,所以佑一是没有必要道歉的哦」
名雪像是温驯的猫一样,就那样子动也不动地被抱着。
「不对。不,虽然想道歉也是真的,可是不止是那样子,我-」
不像是自己会有的紧张感一下子涌了上来。闭上眼睛,再慢慢地张开,佑一提起勇气说道。
「……我想,我是喜欢名雪的」
在手臂当中,感觉得到名雪的身体紧绷了起来。不能让名雪觉得害怕。佑一让名雪想逃开的话可以随时逃开那样,放松了抱著名雪的手臂。
然而,名雪果然还是保持着那个样子不发一语。
「刚回来的时候,我是很讨厌这个城镇的。也不想回忆起从前的事。不过,渐渐变得不讨厌了起来,我发现,那是因为名雪在我身边的关系。所以……我想要,再次找回和名雪一起的回忆」
「所以就想起来了吗」
佑一点点头。
「……太过份了」
在手臂中,名雪低声说着。听到那句话之后佑一僵住了。虽然很平静,但感觉得到名雪确实的否定意志。
名雪轻轻地从佑一怀中逃开,摇动着头发转身面向佑一。
「现在说这种话,太过份了……」
佑一无话可回。
「……我不懂啦……突然对我说那种话,我也不懂……」
名雪缩着身体低下头去。身材苗条的名雪,光那样子看起来就变得很瘦小。
寒冬中的冷空气好像要那样子把两人冻结住一样。
「……回房间去吧」
「嗯」
当然,现在的状况下是不可能能够继续念下去了。佑一道了别,低声说了些什么之后,拿着用具回去了。离开房间之时,佑一再次转身面向名雪,小声地说了声,对不起。
第二天,当佑一到饭厅吃早餐时,已经是名雪出门之后的事了。
「她说,这一阵子,因为准备考试所以放学后没办法练习,所以就参加早上的练习去了」
虽然秋子小姐那样说,不过佑一立刻察觉到,那是骗人的。
是不想见到我的借口。
自从寄住到水濑家来,佑一第一次自己一个人上学。
在午休时,虽然是和平常一样的几个人一起去餐厅吃饭,但名雪和佑一交谈的只有『要沾酱吗?』『嗯』一句话而已。见到两人沉默的样子,香里和北川两眼对望着。
「相泽君,今天要念书对吧? 名雪是说她去参加社团活动就是了」
「你要是不来的话,就会只有我被香里老师骂而已了哪」
放学后,两个人那样子说,一定是暗示着如果发生什么事的话,要不要趁名雪不在和我们谈谈呢,这样的意思没错。
然而佑一无法响应两人的想法。
「抱歉,今天我也PASS」
「相泽君,如果,是因为名雪的事情烦恼的话……」
香里话说到一半,不过佑一只是笑着摇摇头而已。说声先走了后,留下两人离开教室,想想自己现在真是处于典型的被甩男人的自闭状态中哪,然后低下头。
真是讽刺啊。
明明是以对名雪所抱着的感情为出发点,想要再次打开被封闭的记忆试试的,才刚回想起来,就立刻被名雪拒绝了。
佑一一个人摇摇晃晃地往车站前去。
钟塔,围绕着塔的圆环,以及木制长椅。
是在梦中所见的,从前的我哭泣时坐着的长椅。
这么说起来,几周前回到这个镇上时,也是在这里等著名雪。
佑一坐在长椅上。
虽然,当名雪把雪兔子向着佑一伸过来的时候,梦境就结束了,不过之后的事,佑一也想起来了。
「虽然……我一直没办法说出来,可是我一直……喜欢……」
喜欢着佑一哦,当时有听见名雪这样说出来吧。
然而在那一瞬间,名雪所递过来的雪兔子毁坏了,摔落到地面上。
叶片作的耳朵折断了,红色的眼睛掉了下来滚落到一边,雪兔子变成了普通雪块。
「……啊……对……对不起哦……」
名雪尽力用着普通的语气,试着在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上露出笑容。
「这样啊……佑一,已经很讨厌,雪了呢」
将名雪真心所送的礼物拨开,摔到地上的,不是别人,正是年幼的佑一自己的手。
「对不起哦……都是,我不好呢」
名雪一面用着颤抖的声音说着,一面聚集着原本是雪兔子的雪块。
不对。
你什么错都没有啊,名雪。
如果是现在的佑一就能够那样说出口的,但那个时候,佑一的内心充满了自己的悲伤,没有能够为了名雪而说什么话的空间。
只是一味地伤心着,佑一绝望到希望能够把这个城镇,这个城镇上下的雪,还有在这个城镇上的快乐回忆,一切的一切当成从未发生过。
「佑一」
然后,即使如此,名雪还是对着这样的佑一温柔说道。
如同是因为最喜欢猫,所以即使对猫过敏也毫不在意地抱着猫一样,虽然特地做好的雪兔子被拒绝了,名雪还是对佑一露出微笑。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想要对佑一说一次刚才的事……所以在离开这里之前,只要一下子,一下子就好了……」
明明是在微笑,名雪的脸上却流下了一道泪痕。
「明天,可以再来这边和我见一次面吗?还有,可以让我好好向你道别吗?」
佑一什么也没有回答。
「我……会在这里,一直等佑一的」
明明是那样的───结果我终究还是没有到名雪那儿去,就那样子离开了这个城镇。
名雪她,一定是很伤心吧。就算是她,也会恨我吧。对于我突然回到这边来,心里或许也觉得是在找麻烦也不一定。不过因为那家伙就是那种个性,所以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地迎接我。仍旧对我很温柔。
然后我,到了现在又再次被那样的名雪所吸引……。
我真是个混蛋家伙,在这样想着低下头垂头丧气着的佑一面前,感觉到有人站在那儿。
「是名雪吗!?」
佑一一下子抬起头来,不过在那儿的是一个没有见过的小女孩。大概是以为佑一在哭吧,动也不动,不安地看着佑一。
在另一边,女孩的母亲说着,在做什么呢,过来,这样子叫着那个孩子。佑一露出牙齿对着女孩子笑了笑。女孩子在吓了一跳的同时,也对佑一笑了起来后,似乎放下心来,跑回母亲身边去了。
我也回去吧……。
在垂头丧气够了之后,佑一终于从椅子上起身了。
一打开家门,电话刚好响了起来。因为似乎没有其它人在的样子,佑一便接了起来。
「是佑一吧?」
是秋子小姐。
「对不起啊,其实是,今天工作很忙……可能要到明天早上才能回去了」
「啊……是那样的吗?」
也就是说,要在这种状况下和名雪两个人单独相处吗?
「虽然晚餐交给名雪我想也是没有问题的,不过先做好的已经放在冷冻库里了,热一热来吃也可以哦」
「我知道了」
「拜托了哦」
「……好的」
说真的,没有什么能够被拜托的自信,但不能让秋子小姐担心。
光是用微波炉热东西的话,对做饭不拿手的佑一也做得到,因此佑一就自己一个人早早吃了晚饭。
在这里,和名雪两个人吃着她所做的料理,不过是几天前的事而已哪。
那么好吃的火锅,已经再也吃不到了吧……。
虽然是冷冻过的,秋子小姐的料理还是无可挑剔,然而单独一个人吃的饭,还是没有什么味道。
吃得差不多后停下来,佑一在桌上留下给名雪的纸条。
『秋子阿姨今天似乎没办法回来。我自己吃过晚饭了。佑一』
虽然没什么感情,不过要说的都说了。
上了2楼,佑一躺到床上去。
今天一整天,几乎没有和名雪说过话。
接下来,直到春天为止都会这样子吗,那也未免太没意义了哪。要等到明天,向名雪道个歉,当个普通的表兄妹重新来过吗。
……要现在立刻改变自己的心意什么的,哪做得到啊。
翻来滚去往桌子看去,那儿有堆积如山还没有念的书。
照这种样子,明天开始的考试……。
「糟了!?」
佑一一个人叫着爬了起来。明天开始,是真的吗!?
「完蛋了……」
就算是现在开始动,也来不及了。不过佑一还是至少读了读拿手的科目。要从名雪的事情中逃开,读书也是个好方式。虽然听见名雪回来的声音,佑一也不离开房间,很罕见地面对书桌集中着精神。
就那样子,是过了多久呢。
听见了叩,叩的声音,佑一才将房门打开。
但是,在那儿什么人也没有。
以为听错了回房间去,又是听见两声叩,叩。
什么啊?
仔细一看,在半开着的门帘对侧的阳台上,名雪吐着白色的气体站着。原来啊,阳台是连接著名雪的房间和这个房间。
佑一立刻把往阳台的门打开。
「可以进去吗?」
「立刻进来,很冷对吧」
手不禁想伸过去抱住名雪的肩膀,但佑一慌张地把它缩了回来。
「这是我第一次进佑一的房间。还以为会很乱的,不过却很整齐呢」
「因为本来就没拿多少东西出来啊。东西都还塞在纸箱里」
「这样啊」
「随便找个地方……不过,这边连垫子也没有,唔,床上我也无所谓,坐下吧」
「嗯」
名雪稍微坐在床缘上。佑一则面对着椅背反坐着。
───沉默。
是她自己来这个房间的,所以应该是有什么话要说才对,然而名雪却动也不动默默地坐着。
受不了这种气氛,佑一先开始试着说点话。
「你一直都穿著这个外套嘛。」
名雪在印有猫脚印的睡衣外头穿著印有猫的花纹的外套。
「因为我喜欢这件外套」
「我想也是」
「有小猫咪的外套」
「那我看就知道了」
「这只猫叫『草莓』,这个是『香瓜』」
名雪一个一个指着印在上面的猫。
「这个边边的是『葡萄』,旁边的是『黄瓜』……」
「该不会,全部都有名字吧?」
「对」
名雪点了点头。全部都是蔬果的名字,而且什么特色什么修辞都没有。说这像名雪的风格也确实很像。佑一不禁笑了起来。
「很奇怪吗」
名雪脸颊稍微红了起来笑着。
「不会」
因为终于看见了名雪的笑容,光是那样佑一就已经满足了。
但,名雪的表情忽然认真了起来。
「……昨晚」
是因为之前的对话而稍微提起勇气了吧。名雪轻轻地握了握放在膝盖上的手,开始低声说了起来。
「昨晚,我吓了一跳呢」
「……抱歉」
不用道歉的,名雪这样子说着摇摇头。
「突然被那样子说,我想都没有想过。……因为,我以为,佑一已经不会想起那个冬天的事情了」
支撑着佑一手臂的椅子『叽』的一声响了起来。
「曾经想过,希望能被回想起来。因为,那是我和佑一的,发生过的珍贵回忆……不过,当佑一真的回想起来时……那个时候的感情,感觉起来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呢」
「嗯」
「从那之后,我就一直想了哦」
名雪放在膝盖握着的手,稍微用力了起来。
「虽然我不太聪明,不过今天一整天,都一直在想哦。我一直把从前的事情放在心里,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这样子」
「嗯」
佑一只是点着头,要名雪继续说下去。名雪想着想着,慢慢地,全心全意地说着。
「是想向佑一道歉吗……是因为佑一忘掉了,所以,至少我要帮忙记着吗?」
「抱歉了」
「然后,我得到我想得出来的答案了呢」
低下头去的名雪,直视着佑一。
「草莓圣代,7份」
「……?」
名雪的眼神笑了起来。佑一似乎是摆出了一副相当痴呆的表情的样子。
「这样,就原谅你」
从前,佑一,让我白等了的事情。
佑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是只给佑一的,特别服务哦」
之后,佑一自然地,在名雪所坐着的床边坐了下来。
「因为,我……」
两人的距离,接近到两人的双手可以互相碰触的距离了。
「现在,好像还是,喜欢佑一的样子……」
名雪『啊』地发出一声轻呼,和佑一抱住名雪,这两件事情,是同时发生的。
「佑一」
名紧紧抱着,名雪稍微发出不知所措的声音。
「……不喜欢吗?」
没有响应。不过,在怀中的名雪毫不抵抗,一动也不动。
佑一用双手扶著名雪的脸颊,让她仰卧着。一接近过去,名雪就睁着眼盯着佑一的脸看。佑一苦笑了起来。
「眼睛,闭上啦」
「……啊……嗯」
名雪慢慢地阖上眼。睫毛抖动着。刚开始轻轻地,然后稍微拉长时间,佑一吻着名雪。
名雪的嘴唇既温暖,又柔软。放在脸颊上的手伸到后颈去,不断地抚摸着直直长长的头发。
「抱歉了,一直让你等。」
在两次的接吻之间,佑一那样一说,名雪便轻轻摇头。
「我……很高兴的」
「我也是」
「和佑一接吻之后,我,非常的高兴……我喜欢佑一的心情,真的一直没变,就算是到现在也一样,这样的心情,好像充满了全身的样子」
佑一忍不住想要爱着这样的名雪的全身。因此,就让「草莓」,「香瓜」们稍微到床铺角落去吧。脱去名雪的猫外套之后,佑一就让穿著睡衣的名雪躺在床上。
名雪乖乖地让佑一弄着。佑一将名雪睡衣的钮扣松开,轻轻敞开睡衣。在睡衣下面,名雪什么都没有穿。圆圆的,形状很漂亮的两个柔软的乳房,突然出现在佑一眼前。两人明明从小就认识,但是在知道了名雪的身体,确实成长为女孩子的样子后,不知道是因为感动还是诱惑,佑一感到头晕目眩了起来。
名雪那边则是,让乳房显露在佑一眼前,用着一如往常的,稍微望着远方的眼神,无心地望着窗户。
「佑一」
好像在自言自语一样,用着没有高低起伏的声音说着。
「我,很不好意思耶」
佑一一边祈求着自己正露出温柔的表情让名雪安心,一边一句话也不说,碰触着名雪的身体。
「啊……」
名雪敏感地抽搐了一下。佑一将手顺著名雪的身体抚摸着她的乳房。名雪闭起眼睛,轻轻地吐着气。将自己的手轻轻地放在佑一置于乳房的手背上。
「佑一的手……好暖和哦」
「嗯」
佑一彷佛是小心地对待着易碎品一样,轻轻地,慢慢地,触摸着乳房。柔软的乳房在佑一的手中改变着形状。然而,只要一放开,立刻就回复成圆圆有弹性的样子。
「讨厌……不要玩弄啦」
名雪虽然稍微摇晃着肩膀,不过并没有真的不高兴的样子。佑一用两手一面注意力道强弱,一面抚摸着乳房。一如其名的,名雪那如同雪一样纯白的肌肤,好像吸附在手掌中似地带着水气。肌肤渐渐地泛起了红晕。
静静地,在那中央的粉红色乳头,也慢慢地立了起来。
「我很不好意思耶……佑一……」
与刚才不同,这次名雪用着似乎有些难受的沙哑声音,在床铺上缩起身子。抓着床单,彷佛是要遮住自己似地将身体裹了起来时,散落下来的长发与床单皱折之间的肩部部份,看起来非常漂亮。
佑一将自己重合在名雪的身体上。
一抱住名雪,名雪就畏畏缩缩地将手绕到了佑一背后。就那样子互相拥抱着,在床铺上相互嘻闹。肌肤露在外面的名雪,彷佛是寻求着佑一的温暖似地,将身体靠了过去。
「很舒服呢」
「是啊」
……想不想,感觉更舒服一点呢?
要是那样问的话,名雪会害羞起来吧。佑一将手伸到名雪的睡裤上。名雪的全身,比起上半身被触碰到的时候,更加剧烈地反应了起来。
「……不行吗?」
「虽然不好」
是在尽可能让自己放松下来吧,名雪不断地握住床单之后又放开。
「……如果,佑一想那样做的话……」
「我很想再多看看,多知道名雪一点哦」
「为什么这么想知道呢」
「因为,名雪是我喜欢的人」
因为是真心的,所以在之后想起来会感到害羞的话,在这时也能够毫不脸红地说出口。
「……草莓圣代」
虽然很不好意思,不过用那个交换就答应你哦。
名雪只是那样子低声说着。
「知道了」
「不是减价的时候,也可以?」
「可以啊」
「说好……啊……」
佑一一边轻吻著名雪,一边将名雪的睡裤从腰上褪下。看得见名雪平滑的腹部。
就那样子,将睡裤脱下之后,名雪那苗条的长腿便露了出来。是由于参加田径社的关系吧,那是好像一点赘肉也没有的紧绷双腿。在膝盖上,有着些许擦伤的痕迹。
名雪似乎是不知道该遮什么地方才好,将双手交叉放在腹部上,掩盖着身体。
「不行」
佑一抓住那双手移到她的身体两侧后,重新抚摸著名雪从胸口到腰部的曲线。名雪的身子,突然稍微挺了起来。佑一的手,碰触着短裤。那纯白的,很合乎名雪给人感觉的朴素短裤,让人稍微迟疑着是否该去动它。
「是普通的内裤啦……」
似乎是感觉到了佑一视线的名雪说道。佑一不禁笑了出来。
即使是在这种时候,名雪还是名雪,果然有些地方和常人不同。
「啊!」
短裤的上方冷不防被佑一触摸着,名雪的双膝夹住了佑一的手。
就保持著被那样子夹住的状况,佑一的手指在短裤的中央动着。
「讨……厌……不行……不……」
这种感觉,名雪恐怕是第一次体验到吧。好像连感到害羞及抵抗都忘记了一样,膝部配合着佑一的动作颤抖着,一面发出『啊,啊』的声音,一面彷佛彷徨失措似的,眼神飘忽不定。
「啊……佑……」
名雪的脸红了起来。露在外头的乳房顶端的乳头,明明没有被触碰到却挺立了起来。试着用着在旁空闲着的手一捏捏看,名雪就叫着「不要」。
在做着这种色情的事情的人明明是佑一,但名雪却像是对着那个佑一求助似地伸出了手。
「对不起啊」
佑一握住名雪的手,彷佛在安慰着她似地用脸颊磨擦着。
然而,佑一是知道的。名雪的那儿,已经湿润到连在短裤上都可以清楚地感觉出来了。
「名雪」
佑一抱著名雪苗条的腰部,一面若无其事地改变着它的方向,一面在耳旁轻语着。
「……我想要,你稍微背向我一下」
「咦……不……不要啦……」
名雪首次紧绷着身体,明确地表现出抵抗的样子。
在这种状况下,就算是草莓圣代也行不通吧。
「……虽然不想要……不过……」
然而,名雪用着畏畏缩缩的动作,自己摆出了佑一所说的姿势。
「因为我……我相信佑一……」
佑一从后方,将好像要哭了出来似地说着的名雪紧紧地抱着。避免因为多余的时间浪费使得名雪不安,很快地将自己前面的部位打开后,将名雪的短裤一下子脱了下来。名雪全身微微地颤抖着。是不可能有用这种姿势,将连自己也不太了解的部位置于男人眼前,心情还能够保持平静的少女的。但是,名雪已经不再说着不要或是不好意思了。只是紧握着床单,一动也不动,信赖着佑一,准备着接受他。
佑一将自己的腰紧紧贴住名雪的腰部。光是因为名雪那令人疼爱的反应,就已经让佑一的心情高涨了起来。
「放松身体」
佑一慢慢地将自己进入名雪身体中。
「唔……」
名雪紧咬着双唇。很狭窄。与名雪本身的意向无关,那个地方正抗拒着第一次侵入的东西。佑一尽可能地减轻名雪的负担,只是慢慢地动作着。
「没关系……我,不痛的……」
根本不可能不痛。说实话,就算是佑一也觉得有点疼痛。
「嗯,佑一……不要紧的。我……我……」
佑一响应著名雪的心情,好不容易到达了深处。在里面,有种好像压破了什么的感觉。佑一和名雪,结合在一起了。
「即使我动,也没关系吗?」
名雪无言地点着头。
第一次经验的名雪,从这行为中感觉不到什么快感吧。
别说快感了,或许,名雪只是在忍受着痛楚而已也不一定。
然而,名雪直到最后都没有说出一声痛。佑一感受著名雪的肌肤,名雪的身体,以及名雪内心的温暖,而结束了。
「我喜欢……佑一……」
名雪一面感觉着佑一的结束,一面发出好像是在说着梦话的声音说道。
两人一起躺在床上,静静地互相拥抱了很长一段时间。
佑一用着手指,好像在把玩着似地梳弄著名雪的头发。
不要一直看我的脸哦,名雪说完低下头去,偶尔一边摇动着身体,一边在佑一的怀中撒着娇。
「……今晚……我,就这样在这里睡也可以吗」
佑一一边向名雪笑着一边回答道。
「不过,明天可要乖乖起床啊。秋子阿姨又不在,明天开始-」
突然间,佑一丧气地低下头去。
「没错……因为发生了这么好的事情所以又忘了。明天开始,要考试哪……」
「好事,是?」
名雪无视佑一泄气的样子问道。
「那还用说吗」
佑一紧紧抱住名雪。
很容易入睡的名雪,之后没多久就开始呼呼睡着了。
虽然对考试确实觉得担心,不过佑一也觉得没有什么想要从现在开始用功的心情,就那样子沉睡而去了。
然后,佑一再次作梦了。
佑一君……。
白茫茫的世界中,只听得见声音,在呼唤着佑一。
是雾吧。或者,是一整片的雪呢。
佑一君……太好了。找到了呢。
重要的东西,重要的人。
───是谁?
还是在一片的白茫茫当中,佑一只用着声音,或许是只用着意念,回问着。
我,一直在看着佑一君哦。
在佑一留给我的回忆里,我啊,一直在佑一君的身边。
让佑一君不要觉得寂寞……让我不要觉得寂寞。
可是,已经不要紧了对吧,佑一君。
所以,我要把我手上的,最后回忆的碎片───还给佑一君。
就算是还给了佑一君,佑一君也不会再哭泣了对吧?
就算是我从这儿消失───。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